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非常,非常雷……想的和写的不是一个东西啊啊啊QAQ!!

甘切x邵玄

一开始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吧,背负着整个部落的命活下去,可甘切也没想到自己能活这么久,久到连那个仿佛无所不能的人都老去了,随之而去的还有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压压帽檐,无论过了多久他也无法再次喜欢上曾经视为神明般的太阳光,虽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阳光已经构不成威胁,但是讨厌就是讨厌,过了多久都不会变成喜欢,最多只是遗忘罢了。

甘切已经独自生活很久了。自从邵玄去世他就一直独自生活,一开始还是在部落附近,可随着时光流逝,已经没有人还认识他了,他也不在乎,便离开部落过起流浪般的生活,后来不知不觉就跑遍了两个大陆,之后……又过了多久?他仿佛是历史的见证者。

看见顺眼的人就帮一把,哪怕那个人是无恶不作的家伙,不顺眼的人不去过问,求着也不会回答一句话,时代在变化,这个世界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漂亮。曾经的凶兽不在了,都变成了野兽,王兽们死去就再也没有新的王兽出现,最后,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了,一直陪着他的只有邵玄死去后他在邵玄屋子里捡到的石头。

石头上一直存留有火种的气息,在这个火种全部消失的几千年后的年代这是相当难得的,甘切也就把它一直带在身上,直到……他也死去了。

就算身负完整火种的力量甘切也还是人类,人类就有死去的那一天,但是甘切的死去并不是真正的消亡,不如说,这是重生。

甘切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死了,也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投胎到一个女人体内,要成为她未来的孩子。可他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真的如同那些神经兮兮的后辈人类所说,世界上是有灵魂存在的,可是灵魂投胎了还会保有记忆吗?

想不通这样的事情,甘切放弃了思考,转而和他那个同胞的兄弟一同无知无觉的发育长大着。

说实在的,当哥哥还是当弟弟这种事甘切不是很在乎,所以在那个孩子先出去的时候他还帮着推了一把,不过这个世界好像也很不太平,母亲没有力气再把他生出来,他是被一个男人刨开母亲的肚子取出来的,在这之前他的母亲就已经死去了。

再然后,他长大了,却不是同自己的同胞兄弟一同长大,而是被训练成一个杀手——虽说如果他不愿意没人能逼迫他做什么事,但是被人用同胞兄弟的命来威胁,就算是甘切也不得不妥协,至于他的兄弟究竟是什么身份,现在又如何生活着?甘切也不太清楚。

他和他兄弟的血统无疑是高贵的,这从他们那血色的眼睛中就能看出来,可他们的命运却坎坷无比,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不过甘切已经习惯了,习惯于被命运捉弄,但他绝不会屈从于命运!

直到甘切十八岁才被准许去和他的兄弟见一面,不出他的预料,他的兄弟现在的身份是大贵族的独生子。和他见面时没有平常的傲慢与焦躁,而是盯着他的眼睛不确定的问他:“你是……甘切?”

怎么形容甘切现在的内心活动呢,大概就是刚开始玩刀剑乱舞就锻造出了数珠丸并且被告知你中了一千万大奖还送你个别墅群这样的感受。但他没有慌乱,镇定无比的回问:“你是谁?”

要知道,甘切现在的名字是克里迪亚,长相也跟前世完全没有相似之处——除了这双眼睛。

“我是邵玄。你应该还记得我吧?”听到他的兄弟,一个名叫艾斯文迪尔,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这么说,甘切沉默了。

真的是中大奖了,居然真的是那个人,那个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家伙……哈,该说是没有想到?还是不敢去想?

如果是这样,能够再陪他一辈子也不错。

“我还记得你,邵玄。”这样也就足够了,身为他兄弟的自己和他有着同样的血脉,这样的关系比其他任何关系都要亲密,包括他妄想的那一种。

邵玄向着甘切伸出了手“那么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的弟弟,我是克罗泽家的‘独子’艾斯文迪尔,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克罗泽家的大少爷,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当然会合作愉快,世界上没有比能够见到你更让我感到愉快的事情了,虽然我不会说,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你这辈子的亲弟弟到底对你抱有着怎样的妄想……
                             
                                                                          END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