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老梗新玩

没有预警。

我家发小脑子可能有个陨石砸出来的坑,傻到没边,总要我扮猪吃老虎,还要整他妹妹,我靠你一个妹控要不要这样!你这样没人会信你是妹控的!虽然他这么蠢,还要我和他一起蠢,但是我就想跟他干那些蠢事怎么办?我是不是也没救了?

                                    by 并不可能出现的吐槽印楼兰

印楼兰觉得自己可能有哪里不对,怎么能觉得轩宗他傻呢?明明他就是世界第一聪明的超级大帅哥啊?等等,觉得同性发小是帅哥也不大对,总之……就是不对!

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同意轩宗他那个计划?那样对他的妹妹来说也太残忍了,怎么说都有更多的方法去完成轩宗他的理想,这么坑妹妹……啧,反正要遭报应就让我来接着,既然是轩宗想要做的事,那就让他放手去做吧,他从未失败过,怎么会有这么巧合就有那么些多管闲事的人来破坏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我真是想多了。

印楼兰放弃思考那种不祥的可能,从小他就听着姬轩宗的命令行事,就算突然有什么奇怪的思想被授予给他,还是关于姬轩宗是否错了的这个思想,他怎么会去认真思考?就算思考了,那个无法预料的变数,也会让他措手不及。

藏在印楼兰府邸的姬轩宗也在同一时刻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错了这个问题,不过和印楼兰一样,他也认为自己不会失败,何况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哪有说放弃就放弃的,那也太儿戏了。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真是半斤八两,但也不能怪他们……谁知道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那样的事情当然不是觉哥入侵【?】,而是他们中毒了,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中毒。

“姬兄,你,你也中了此种奇毒?”印楼兰捂着嘴,手心里全是他吐出来的血色花瓣,对面的姬轩宗情况也相同,正在吐着血色的花瓣。

“这何须,何须询问,不是一看便知?咳咳,印兄,这根本不是花瓣,这是血。”姬轩宗只是稍用手挡着嘴,血色花瓣从他嘴里滚落,在他的衣襟上印出了朵朵血色的残酷花朵。

“为何会如此,咳咳咳,我们的计划不是还没有开始行动?就算是你妹妹发现了端倪想要除掉我,可为何会牵连到你?”印楼兰吐花瓣吐的越发快速,手心接之不及,地上也都是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咳咳咳,咳咳咳。你这个能经常见到她的人都不知晓,我又如何知道?只能说,是我小看她了,不仅能发现我的计划,她居然还能如此快速的下了手,当真狠心,不愧是我的妹妹……”姬轩宗也与他相差无几,花瓣几乎堵塞了他的嗓子,逼迫他不得不大声咳嗽来吐出喉咙中的花瓣,他明知道这样会让自己死的更早也不得不为之。

不是他们不想用力量驱逐这种奇毒,只是在中了毒那时他们就已经明白这毒是混合毒药,不仅会让人受尽折磨,功力也封了个干净。

“哥哥,你可不要说我狠心,狠心的明明是你啊。想抢走我的城池没什么,可你怎能连我的妻妾也不放过?这次我不需要那些天外之人的帮助,我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打败你们。嘻嘻,是不是已经不能说话了?这毒还真是好用呢。”

这是姬沨珑的声音,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想来也是,都到了如此地步,她又怎么会亲自前来?杀人这种事,绝对不能抱有侥幸之心,这还是姬轩宗教给她的道理,没想到却反被用在了自己身上。

姬沨珑说的没错,他们两个的确已经不能说话了,但本是倒在两处的人却因为印楼兰的挣扎抱在了一起。

姬轩宗已然窒息昏迷,失血过多的他离终点也不远了,印楼兰其实中毒比姬轩宗还要早,但是他……还有执念。因此在姬轩宗化为一地灰烬的时候,他还强撑着一口气没有咽下。

姬兄,你常说做兄弟若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好的,没想到果真应验了。不,轩宗,这样的结局其实也,不错吧?哪怕是你的妹妹也不能,再,再让我们分开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将我们分开……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