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五?】

啊呀啊呀……军训好累QAQ!!!!

没人催更就懒得更新惹,基友也不催我,没有动力……



正文开始——————————

站在极地馆门口,路明非又一次思考起了人生。

他们是坐楚子航的低调银敞篷车出去的,这车也不知道什么牌子,总之坐着非常稳当。副座上路明非愁眉苦脸看着手机微博上要殴打自己的妹子们,内心很是惆怅。

这一路上他也没和楚子航说什么话,这个情景下讲正经的,不妥当,讲不正经的,更不妥当,他自觉没和楚子航之间熟到可以无话不谈。当然了,你要让他讲关于楚子航的英伟事迹他能给你滔滔不绝的跟你喷上两个多小时的吐沫,再长他也不是不能说,就是他再讲下去可能就要脱水而死了。

况且和男神本人当面吹他这不太好,虽说师兄不是那种随便夸两句就脸上通红的人,但是要这么说师兄他也没法接话,那不就尬聊了?路明非脑中灵光一闪,开始思考起师兄这是要带他去哪。

据(芬格尔)说师兄他以前曾经邀请过妹子去水族馆,难不成也要带他去?可那次师兄是为了感谢那个女孩,之后再也没联系她,再说跑这么远也不像是要去水族馆,有名的那几个都不用跑这么远,这越跑越偏僻……难道师兄是要到郊外杀/人弃/尸?

路·脑洞大开·以小人之心度人·太激动就容易想多·明非越想越惊恐,看向楚子航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楚子航认真开车,偶尔不经意般看路明非一眼,这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差别。

“师,师兄,咱们这是要去哪啊?都跑了这么远了。不瞒你说我早上出门前水喝多了,现在有点尿急,如果不是太远我还能坚持一会儿,要是太远咱就先停会呗?”路明非咽口吐沫,余光一斜瞄到一个公共厕所,随口扯了段瞎话想诈诈楚子航,一想到能从有名的闷葫芦嘴里骗出话来他就十分期待的搓了搓手手(?)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楚子航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他话音落下好半响楚子航都没接话,正当他有点不满的心里嘀咕师兄怎么这么高冷了,楚子航分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鸡窝头,一句话就把他哄的服服帖帖乖巧的闭上了嘴。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楚子航硬生生在这句话后面添上了个逗号,隔几秒才继续说完“开车不能分心,一会聊。”

师兄果然还是想跟我聊天的!

沉浸在这种喜悦中的路明非又开始了偷瞄大业,而据说要专心开车的楚子航余光似乎也没给其他地方。

“咔嚓”响亮的相机声,路明非立时回头怒瞪车上的那个不速之客——带着全套设备腆着脸过来蹭车的芬·我偷拍我自豪·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爽不要顾我·付钱的才是大爷·师弟你看我也没用·格尔。

“师弟你可别看我了,这是你俩的约会,我就是个来拍照记录你俩甜蜜时光的添头,来来来你们继续不要管我!”芬格尔满脸淡定,好像刚才在后面贱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然而这一点瞒得了谁也瞒不了路明非,他深知后坐上这人被嚼过的口香糖的本质,你越搭理他他就越来劲,这种时候不搭理他就是最好的回应。

于是路明非就真的扭过头继续自己的偷瞄大业,芬格尔见状摸出手机登录QQ开始在一个群里发起投票“我赌五天之内楚子航就能拿下路明非”下面选项有【不我不信我男神肯定是直的】【你怎么就能肯定不是路明非爆发反转拿下楚子航】【我相信我男神的完美计划我赌七天】【我才不和你赌但是我选择六天】这么几个,双选。

现在,路明非和他师兄站在极地馆门口沉默着——什么你问哪个师兄?当然是楚子航了啊,不然路明非会这么乖乖的么,要和芬格尔一起出去玩他俩早就讲起相声了!

至于芬格尔,可能是使用了什么隐身斗篷吧,反正路明非研究半天没整明白他躲哪了,干脆也不找他,跟着楚子航就进了极地馆。但是他走的稍微慢了点,楚子航貌似无意的把他那修长白皙又带着老茧的右手向后一伸,就拉住了路明非的爪子,路明非浑身一哆嗦,觉得……

他觉得很爽,但是就是和暗恋的男神扯个小手就觉得很爽这世界还能好了吗??太第八个字母了吧这也???不不不我们不是那样的世界线快换回来!!

路明非在心里不停地咆哮着,但这是没有用的,他还是觉得很爽,并且被楚子航就这么拉进了极地馆。

楚子航按照自己的计划表扯住了路明非的手,他觉得这发展非常好,可当他一回头,饶是他这种泰山崩于前也能连眼睛都不眨的人也吓了一大跳,甚至怀疑自己扯错了人。

一个表情极其严肃,严肃得仿佛在参加诺诺和恺撒的婚礼的路明非被他扯着,路明非见他回头还特无辜的笑了一下。楚子航隐蔽地扯扯嘴角,把路明非拉到了企鹅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已经不是能被他所控制的了。本来企鹅馆里有一群企鹅,但是企鹅看见他和路明非就作鸟兽散,一个个摔的东倒西歪,就连实在是跑不动的企鹅,趴下用肚子滑行也要离开他俩,最后噗通噗通全进水了,就跟下饺子似的,区别就在于你不能用枛连捞企鹅,水也不是热的。只有一个还没他俩小腿高的未成年帝企鹅摇摇摆摆无所畏惧的还待在原地。

讲真,未成年但是还半成年的企鹅真是丑绝人寰,明明一部分棕色的绒毛已经褪掉,变成了华美如同绸缎的黑色羽毛,但就是有那么一些还附着在它们头上或者后背上,看上去就跟人类得了白皮癣一样,倒也不是说这样就很丑,但是那种华美与病变一般的情况同时出现,这种对比感就很让人受不了了。

而这只,丑的更加特殊,人家其他的小企鹅好歹也就头上或者后背上这种摔倒也很少能蹭掉羽毛的地方还有绒毛,他这个跟没脱毛一样,但是从他的体型和这个毛色上来看他肯定不是小企鹅了,于是真相只有一个——

“这是只宅企鹅啊?居然懒到蹭掉绒毛都不愿意是有多懒,企鹅这种傻萌的生物里怎么还有这种懒货?”路明非犀利的吐槽了一波。

“也许是因为他身体上有什么残缺导致站不起来?”楚子航科学的分析了一波。

只见那只企鹅慢悠悠的扭过那个好似没有脖子但其实好比鸟中长颈鹿的头,很利索地站了起来,再吧唧一下摔在冰上,打了几个滚,那身丑了吧唧的棕色绒毛就全部脱落了,楚路二人都觉得那只企鹅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钻进了水里,一个水花都没起。

“师兄,我们是不是被一个企鹅给鄙视了?”路明非目瞪口呆。

“的确是这样”本来打算和路明非一起喂喂企鹅的楚子航。

上午的约会就这么结束了,下午要去哪里他们也没有决定好,反正还是在极地馆里晃悠,实在不行就看看冰吧。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