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无脑小甜文【并不是】

基友点蚊啦……她套路我哼唧! @澄江明月 看就是这个人!

梗自真人真事,有授权【噗】

欧神现在很蛋疼,这不仅能够形容他的心情还能很好的形容现在的状态——他摔倒了,玩着手机平地左脚绊右脚摔,正好坐在了自己的脚脖子上。

欧神现在感觉很不好,坐到脚脖子上硌得他蛋痛也就算了,这脚脖子感觉都被他自己坐折了啊?超超超超————痛的!但是他又不是柔弱的小姑娘,一个大老爷们被自己坐折了脚脖子?这话说出去能听吗!太丢人了,还好没人看见。

不过没人看见也就说明,他现在是一只孤零零坐在地上的咸鱼,更可悲的是他的手机还摔出去了,他勉强爬过去捡起来手机吹吹上面的灰,非常心痛的发现手机没电了。

药丸,我这是药丸啊,芳龄二十的男大学生因为平地摔坐折了脚脖子孤立无援被冻死在秋天的细雨中,说起来还有那么点诗意——屁咧!再不想办法真的要冻死人了啊!欧神裹裹身上薄薄的外套,开始求神拜佛。

没办法啊,他现在脚脖子痛的像真的断掉了一样,动一动钻心的痛,他身为一个专业的床上挂件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能够爬过去捡起手机已经是他对手机爱的极致表现了,想让他爬回宿舍?怕不是要死人了!

这条小路是欧神有一次为了逃课偷懒时发现的,离宿舍楼也没多远,但是也属于那种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来救你的距离,除了他那几个舍友没人知道这条小路不仅能到达教学楼还有一个分叉能出校,但是他们都出去吃饭了啊!今天现充请客,欧神也是为了这个才出门的,不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其他的事能让他离开他的床!

如果现在有个人能过来救我一把,我就给他抽阴阳师全图鉴啊!

如果现在有个人能过来救我一把,我就带他LOL上钻石!

如果有人能来救我一把,我就以身相许算了……

这分别是欧神在等了五分钟,十分钟和二十分钟的心理活动,在他正想着要不要自己爬回去算了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

“哎哎!哪位英雄好汉路过此处啊?能不能来救哥们一把,我脚脖子崴了!”欧神连忙出声。其实脚脖子崴了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疼是疼,不能动是不能动,这他还能忍,但是他手机没电了啊,这个对他来说才是最致命的,离开了手机和电脑的欧神就像一条离开了水的小鱼,再没人来救他一把他就真的要无聊死了,彻底变成咸鱼。

“哟,是哪位俊俏的小娘子在此落难啊?本公子就说怎么会有人连本公子的邀约都敢迟到,原来是因为这等小事?”这把本就能够归属于男神音的磁性声音在现在的欧神听来更是仿如天籁,他向着那个人出声的方向伸出一只手,没好气的说:“老高你可别闹了,我这是小事?我脚脖子感觉都要折了!别扯淡了快过来拉我一把,我都在这呆坐快半个点了。”

从小路那边走过来的果然是现充,他穿着厚实的羽绒服,看到欧神扭曲的坐姿走过去就扒了他的鞋,吓得欧神腿直往回抽,但是他脚脖子疼的要死,动一动就痛的他直抽冷气,到底也没逃过现充的魔爪。

“老高你干啥啊?!你身为男神的洁癖呢?我告诉你虽然我昨天洗脚了但是我今天可还没洗呢啊!”欧神被现充攥着脚脖子浑身都不自在,特别是现充还把他的脚翻来覆去的看,疼倒是不疼,但是感觉也太奇怪了吧?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假装喊了几声痛。

现充听到他喊痛,果然把他的脚放回去了,欧神小心翼翼给自己穿上鞋,转头就眼巴巴地看着现充。

现充并不搭理他那种渴望回狗窝的眼神,背对着欧神就蹲下去,声音非常无奈:“别愣着了,上来,我送你去医院,你这哪是脚脖子崴了,起码是个骨裂,这下你可有理由请个长假了,爽不爽?”

爽,爽个屁啊,我本来也一直藏在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好吗,呸呸呸,这个词用的不对,我又不是古代大家闺秀,应该是,蜗居,对,我一直蜗居在宿舍好吗,骨裂只能加剧我上下床的痛苦啊!

心里嘀嘀咕咕,欧神还是非常干脆利索的爬上了现充的后背,他可不是那种还要矫情一会儿的小姑娘,不就是被男人背出学校吗,有什么可羞耻的,反正都是男人对不?

就算欧神努力这么给自己催眠,他还是羞耻得脸通红,不得不用现充的帽子挡住脸才能自欺欺人的想没人认识他也没人会关注他,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他们即将走出校门口的时候,遇见了本子和小白。

“啊!这不是高老师吗?高老师您背着的是……欧阳老师?!欧阳老师怎么了,发高烧了吗?”小白眼神太好了点,就算欧神非常努力的挡住脸,她还是从现充脸上的表情中分析出了被他背着的人是谁。本子也跟现充打了个招呼,之后她扯扯小白的袖口,小白顿了一下,之后非常识相地让开路:“两位老师走好啊,换季的时候要多注意身体呢。”

小白话语中的深意欧神是分析不了了,而现充没工夫搭理小白,向着她俩点点头就又大步向着校外走去。

“喂,老高,小白跟你打招呼你怎么都不理人的?不用顾忌我,你要泡妹的话就当我是你的背部挂件,沉是沉了点,一点也不耽误。”欧神从现充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直接指纹解锁就美滋滋的玩了起来,现充脚下一顿,什么也不说继续走。

“喂喂老高你怎么不理我——握草这王八蛋抢我人头!人干事?!——老高你倒是打个车啊,你这是急傻了吗,这么走什么时候才能到医院啊。”欧神紧紧贴着现充的后背,这能让他暖和一点,同时也暖到了现充,这样的背部自发热就是有点聒噪的人肉挂件,现充有点不想放下。

欧神看现充不理他,知道这是他气急了,顿时怂巴巴的摸摸鼻子,有些讨好的伸手戳戳现充的头发:“老高你生什么气啊,我这是意外,纯属意外,就像我这种身强体壮的男人怎么会因为平地摔把脚脖子坐到骨,那个骨裂呢?意外意外。”

他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本来现充可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摔的,这下现充更气了,强压着怒火压低声音:“你摔了跤还没洗手,别碰我头发!”

欧神放心了,只要现充还记得他的洁癖那就是还没气得太狠,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生气,但是他果然是自己最好的哥们!

想到这里欧神贱兮兮地笑了“嘿嘿,老高你知道吗,刚才我就想,如果有人来救我,那我就以身相许,不知道高公子家里还缺不缺个暖床的小厮啊?”

现充的声音从未有现在这般坚定,斩钉截铁地回答“缺!”

欧神,欧神懵了,一直到现充打了车送他去医院打了石膏都没回过神,现充手指灵巧地把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削成兔子苹果🍎,一瓣塞进他嘴里,欧神边嚼着苹果,边用一种诧异惊异惊恐的眼神看着现充。

“看什么?我知道我自己挺帅的,怎么的,看上我了?”现充有些漫不经心。

“……”欧神没说话,静静地思考着如果自己说是,有多少可能性现充愿意穿着女装跟他谈。

谈啥?弹走鱼尾纹咯!你说能这么轻松的就让欧神喜欢上现充并且承认么,我都不信!

所以欧神什么都没说,并且在打完石膏以后又被现充背回去了。

tbc




如果可能的话会有下一篇,叫做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别怪我ooc啊我第一次写!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