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蜂蜜牛奶究竟是不是甜的?【上】

虽然是abo,虽然左俞同学是个alpha,但是很可惜呀……嘿嘿嘿!我就是要告诉你们,就算我大召爷是一个omega,他也是一个能把曾任特种部队alpha给【】的omega!

暂时清水,你让我三千字以内就出肉我真的做不到啊!!



正文开始————————————————————————


左俞是个退伍的兵,当兵有一点不好,就是退下来以后没啥能做的工作,做保安他嫌弃工资低待遇差,做守墓人他还不够格,老上司给他介绍了一个保镖的工作,给一个艺术工作者当保镖。

这个艺术工作者长得还不错,白白净净看上去挺文静的,为了找灵感跑墓地也很符合左俞心目中艺术人的诡异性格。不过左俞不太在意这些,毕竟这个艺术人现在名气还没那么大,工作也就相应的轻松很多,除了当司机和喂狗遛狗他还没什么别的事儿能干,至于其他方面……他往旁边一站,也没人会来打这个艺术人的主意。

艺术人是个作曲的,叫方召,因为左俞是他保镖,偶尔能感觉到他身上飘来的一丝丝蜂蜜牛奶的气息,不得不说挺好闻的,让左俞这个老大不小的alpha心中也有点痒痒。

但是左俞有这个想法,不代表方召也这么想,况且左俞觉得气味这么好的omega应该早就定了亲,所以平常顶多是在凑近的时候多嗅几下那种好闻的蜂蜜牛奶味,半点逾越的事儿都没敢做——方召是个好老板,在他这儿干活钱多又轻松,福利还好,就是有的时候轻松过头会让人觉得不真实。

每个月方召都会按时注射信息素抑制剂,最近打的特别多,至于左俞怎么感受到这点的……他有好久都没闻到那种好闻的甜甜的味道了,同时他也能确定方召没有什么未婚夫,不然还用这么费劲的打抑制剂?做一次不就能够解决问题?

所以我这是跟在一个未被标记的,甜蜜又柔软的成年omega身边做事?

左俞摸着下巴,瞄一眼又有了灵感正在作曲的方召,又把脑子里那点不和谐的东西放下了。

这不行,老板他这,怎么说呢。虽然让人很动心,但是老板这看起来就一副要单身一辈子的表情,怎么追?那些老手段用出来肯定会丢人,要是因为这个丢了工作不就更没办法追老板了?

但是不追不甘心啊。左俞用八分的脑子来警惕别人做好保镖的本职,另外两分仔细思考如何才能追他老板。

不知道方法想没想出来,头发倒是掉了不少,到了进游戏之后,左俞感觉自己都快愁秃了。

“为什么老板他这么厉害啊?这除了信息素哪里像一个omega,突然好绝望。”但是更喜欢老板了,我是不是没救了?突然不想救自己。

后半截左俞没敢说,怕被他老板听到打个半身不遂。

左俞坐在沙发上,满面愁容。本来他就没什么比得上老板的地方,房子比不过,才华比不过,财产比不过,养的宠物……如果有的话那必定也比不过啊!谁都能养一只身价过亿的狗吗?至于脸这个东西,没法比的吧,毕竟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要是他长得比老板还好看才是药丸。

其实在银翼里omega不是什么稀有物种,毕竟长得好看的大多都是omega,可不知道为什么,左俞就是觉得那些毫不掩盖信息素的妖艳贱货【?】比不过辛辛苦苦装beta的自家老板,你看,公司里这么多人除了他还有谁发现老板是个omega?他们见了老板都不收敛一下自己的alpha信息素。老板没什么反应,左俞却不乐意了,和那些人好好的谈了谈话,大概就是身为一个alpha自己并不喜欢别的alpha的信息素,让他们收敛一下,至于有没有用武力威胁嘛……这是显而易见的吧?

也没让他愁很久,机会来了,老天爷还是很眷顾他这个单身alpha的。

方召想找个人临时标记他,因为他觉得最近抑制剂不怎么有效果了。

对于左俞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身为全职保镖,他应该是最贴近方召的人,而方召在思考一瞬后,同意了左俞的提议。


左俞看着方召解下指纹识别的颈带,背对着自己撩起遮住后颈的黑发,差点就硬了,但他还是保护住了自己的节操,小心地对着方召打了声招呼:“老板,我开始了啊。”

可能是他自己也觉得太尬,向着那块腺体下嘴的时候没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从和方召商量好的一周级别的暂时标记变成了一个月的。

方召只挑了下眉毛,想起这家伙还是个处男alpha也就没想过多要求什么,谁知道左俞叼着他后颈愣是半天没松口,还是他自己向前挣了挣,这才从左俞口下拯救了自己的后颈肉。

不是左俞真的动了什么邪念才不愿意松口,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打不过老板的,不会在这种时候作死。

他只是被那种甜蜜又柔软的信息素给震住了。他老板的信息素是一种怎么样的味道啊——像他年幼时吃的第一块糖,又像是特别耐寒的北地人喜欢吃的那种甜食的味道,甜,甜腻,却腻得恰到好处,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到厌烦,掺杂着牛奶的清香味儿,真是左俞想象中最好的omega才能有的信息素味道了。

但是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这个问题太严峻了,以至于左俞吓得半天都没松嘴。

他没硬。甚至可以说直接软了。天知道他刚才只是看到老板撩起头发小左俞都起立敬礼了,这会儿感受到这种堪称绝品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平心静气彷如多年的得道高僧——得道高僧这个词还是他老板教他的,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他跟牧州小胖子瞎侃大山了。

方召镇静的给自己扣上颈带,回头瞟一眼他就知道左俞为什么会这么呆若木鸡了,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没有什么能比自己对着心上人不行更打击一个alpha了。虽然方召不知道自己是左俞心上人这点,但是他还是猜出了左俞这种表现的原因。

“别在意这点,是我的信息素太强势的原因,不是你不行。”这种被方召说出来的安慰性话语反而更让左俞伤心,左俞默默地蹲下来把自己缩成一团,眼神绝望地看着方召:“老板你不用安慰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方召摸摸鼻子,没再坚持安慰左俞,他只是在起身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抑制剂递给此时非常低落的左俞。

“现在你这样,一会你就会出现易感期的反应了,这是alpha抑制剂。”

说完话递完东西,方召就离开了这个暂时封闭起来的客房,留左俞一个人静静。

tbc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