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消失的陪伴(he)

        姑且发一下,没啥雷点预警毕竟这文里基本上也就他们俩——但是如果可以的的话求个评论??QAQ我总得知道哪里写的不好然后去改啊!群里大佬吃酒红或者all红,如果酒红不掺茨木我也可以吃啦但是大佬不吃酒茨也没法让她评论一下嘛……

       鬼怪的生命实在太过漫长,如果没有人陪伴,这漫漫长路要如何走的完?而对于酒吞童子来说这路就更是漫长的仿如酷刑,可即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自我毁灭。
        “哈?自杀?本大爷会去自杀?开什么玩笑!这种死法太丢脸了,相比起来被人类杀死都勉强可以忍受,好端端的问这个干什么?喝酒!”
        如果你要问他活着有什么意思,他也会回答没有意思,但是在没有喝过所有的酒之前说什么也不能死。人类发展的速度快到让他都觉得讶异,对于酒吞童子来说,这世间还有他没有喝过的酒这件事情根本不可饶恕!所以他还不能死。
        在大江山那棵古树下,银月高悬,与志同道合的人一同畅饮美酒是何等的畅快!这是酒吞童子最喜欢的喝酒方式,他的确也这么做了,只是此刻,银月依旧,古树依旧,志同道合一同喝酒的人何在?
        “哪个?本大爷的酒友多的很,你说的是哪一个?阎魔那个总待在昏暗潮湿的阴界的女人?还是那个高傲的混蛋荒川?太多太多了,你说的是哪一个?”
        他绝口不提那个断了手臂白发大妖,好像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过,可你又知道他的确是存在过的,而且鬼王也从来不曾忘记过他,不然,酒吞童子左手上那串黄铜铃铛是谁的呢?
        但那个大妖就那么轻轻悄悄的不见了,没有战死的传闻,没有被人类讨伐,只是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
        没有人胆敢去问鬼王茨木童子到底去哪里了,正如同谁也不知道鬼王什么时候会发怒一般,鬼王之怒哪是谁都承受得起的?只要鬼王自己不提,那么他们就当没有这个鬼出现过吧。
        但是不问,鬼王自己又受不了了,摔了酒碟,瘴气不要钱似的往外放,很多小鬼直接被这瘴气夺去了性命。你顶着压力上前去,问他发生了什么,红发鬼王闭着眼,暂且收了瘴气,你看到他头上青筋乱蹦,仿佛在忍耐什么一般。
        “你们为什么不问?”他问你。
        “问什么?”你反问他。
        “你们为什么不问我茨木童子去哪里了?!”他说着,瘴气又涌了出来,几乎让你睁不开眼睛,但你还是坚持睁着眼睛看他。
        “如果鬼王您都不去关心茨木童子大人去哪里了,我们有什么立场问您?对于我们来说,他只是代替您处理大小事务的人,现在您亲自处理事务,我们为什么要问您他去哪里了?我们为什么要关心他?鬼王大人,您有想过现在的怒气是因为什么而起吗?”你说完以后舒了一口气,好像发泄出了许久以来的怨气。
        “……”酒吞童子默然,瘴气似乎减弱了一些,他睁开眼睛,你所看到的是一双金瞳黑底的眼睛,与茨木童子如出一辙,这双眼睛里毫无怒气,有的只是平静与一种你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茨木童子是本大爷唯一认可的朋友,朋友失踪了难道本大爷不该发怒?难道在你们眼中本大爷是一个脾气非常好的大妖?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关心他去哪里了?连我也找不到他,在你们面前焦急有什么用?呵,只能白白让你们恐惧罢了!”他冷笑。
        听着茨木童子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你突然觉得头上有点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长出来,忍着这奇怪的感觉,你继续问“那么您现在为什么要发怒呢?是——因为您现在才想起了茨木童子大人曾经对您的好吗?”
        他张张嘴,没有说出什么,只是用那双眼睛盯着你,目光变的奇怪了起来。
        “酒吞童子大人?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觉得头上开始痛了,忍不住伸手去挠,啊,真是又胀又痛。
        “没什么好说的了,本大爷现在没有什么发怒的理由了。”他收起了瘴气,眼睛也变回了那漂亮的白底紫瞳。看着你,他摇了摇头,却又轻笑了起来,看上去无奈得紧,然后他叹一口气,拎起鬼葫芦就泄愤般灌了一大口酒下肚,接着瞪起眼睛猛然对着你大喝“茨木童子!!!”
        你下意识回了一句“吾友?唤吾何事?”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随便被人骗走一大半妖气封印起来还暂时性失忆的笨蛋茨木童子当然是被他挚友好好的殴打了一番,妖气也在他被殴打后半个时辰内让他挚友找了回来,那个极为擅长骗人的阴阳师一整个寮都被扒光衣服挂在大江山的槐树上,安倍晴明都没法子来求情放他们回去哩!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