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酒茨】茨木最近不太对(1)

一个可能是坑的文……没啥雷点请随意的看看吧√

茨木最近不太对

酒吞童子总觉得最近耳边清净了许多,好像少了点什么。晃晃酒葫芦,听着里面酒液碰撞葫芦壁发出的清脆声响,酒还有的是;身子一晃变为俊美少年,到一条不常有人经过,却又是许多贵族愿意让女眷走的小路守株待兔,啃咬着新鲜到手的美貌处女手臂,功力不减;拎着自己收藏的竹笛到朱雀门吹笛,仍能吸引个把擅品鉴笛音的贵族驻足倾听,感动流泪。

好像没有少什么,哪里都很正常,难道少了一个经常打扰自己做事还超大声吹捧自己的大鬼也算少了什么?酒吞童子默默反省,觉得这就是被茨木那傻瓜烦的,耳边少了他那拙劣的吹捧居然还有点不习惯,依稀记得上次他这么久都没捧着什么他自以为世上罕有的东西过来巴巴的看着自己,是他断了右臂,养了几个月好容易用幻术遮掩了,这才若无其事的继续拿着奇怪的东西跑过来。

难道这次他又自作主张去为他酒吞童子做什么,被伤到了?

不,他哪有那么容易被伤到不敢过来见本大爷,鬼切那混账东西是谁都有的么?

酒吞童子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随即皱起了眉头。
那到底茨木童子是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过来和本大爷喝酒?两三个月还可理解成是跑到很远的地方找东西,半年都没来,他难道死了么?以前不愿意让他跟着,他跑去找晴明那混蛋帮忙也要找过来,现在默许了他跟着,他反而不来了,逗本大爷玩呢么?看来我不教训他一下,他就忘了本大爷为什么叫鬼王!

完全忽略茨木童子是个比他更加重视他名誉的家伙这点,酒吞童子丢下酒碟扔开处女的胸脯,背着鬼葫芦气势汹汹地冲到了茨木童子住的隐蔽山洞里。
他没揍成。茨木童子虽然在山洞里,但却不是他想揍的那一个。

这世上的的确确就一个茨木童子,但是酒吞童子眼前的这个,明显不是他熟悉的那个高大结实已经成长完全的茨木童子,这个茨木童子是他从未见过的幼年模样。他冲进山洞的时候茨木童子正在摆弄自己衣服上那个白色的绒球,看到他进来吓了一大跳。

“挚友?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茨木童子怎么也没想到酒吞童子会找到这里来,虽然他是告诉过酒吞这里是他住的地方,可酒吞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又接着喝酒,他只当酒吞并没在意,就继续陪酒。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挚友没必要记得,只要酒吞童子需要,他随时都可以在挚友身边,这算什么事情?

说实话,酒吞童子完全没想到会看到这种画面,虽然的确是他把茨木童子养大,可那仅限于教授茨木童子必要的知识——还是以实习这种手段,在他捡到茨木童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青年模样,只是行为思想无不是幼儿水准,除了身体没有符合成年鬼的地方。

现在终于连身体也恢复到幼儿水准了?酒吞童子面色有些诡异,他自认为他的教育水平还是不错的,况且茨木童子现在差不多已经有着自己的独立判断能力了,没有理由会变成这个样子才对?

“难道本大爷不能来?你这地方这么简陋,真看不出是一个大鬼住的地方。”酒吞童子暂且收起了怒气,他现在开始好奇茨木童子这家伙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再怎么说,也不该有哪个成年鬼有这种变成幼儿的爱好啊!

本大爷可绝对没有教过他这个。酒吞童子心里嘀咕。

茨木现在处于手足无措的状态,不过看酒吞童子并没有露出嫌弃的神色,他才放松下来,乖乖的正坐着回答了酒吞童子的问题“挚友当然可以来,这世间没有挚友不可去不能去的地方,我这破烂的居所自然也不例外,挚友这次来可是想知道我为何那么久都没有去陪你喝酒?”他猜出了酒吞童子问那话的意思,再怎么愚笨他也和酒吞童子相处了几百年,要是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赶快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吧!
酒吞童子没答话,大步向前走到他对面坐下,摘下背后的葫芦放在一边,这才开口“是,所以你得给本大爷一个交代,给不出就陪本大爷一直喝到本大爷尽兴为止,醉死也不许停下。”

“挚友,若这是你的愿望,我自当奉陪,这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算不得惩罚。”茨木童子稚嫩的脸笑起来没有成年时那种开朗爽快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有一种天真的残酷,大概是一种只要酒吞童子说了无论什么事他都会去做的感觉,有着独属于孩子的可怕。

当然,吓不到酒吞童子。他听了这话盯着茨木童子的脸看了半天,最后伸出双手把茨木童子的脸向两边扯,揪的通红。

“别说这些没用的转移话题。你现在可是幼儿模样,小心本大爷把你扒光了扔进温泉。”

为什么酒吞童子会这样威胁茨木童子?不是因为茨木童子不会游泳,而是因为他对温泉没辙,进了温泉就会变成一团茨木,成年时还好,这幼儿状态岂不是要被淹死了么?

“我中了源博雅的咒术,这模样还要保持六十六天零六个时辰才能恢复,本来是想着等咒术解除了再去找挚友喝酒🍶,既然挚友来了,现在喝也未尝不可。”茨木童子立即说出了理由,顺带着又想转移话题,但这理由不怎么可信,转移话题手段也不怎么高明。

源博雅会咒术?他为什么会对你下这种不痛不痒的咒术?除了等待没办法解除这咒术?你就这么乖乖的让他下咒?你傻吗?你觉得本大爷是那种会介意陪酒的家伙什么模样的鬼?——好吧的确会介意,长得丑不行。

酒吞童子想问的话有点多,全问出来不太符合他大江山鬼王的身份,所以他言简意赅的吐出两个字“理由。”

茨木童子顿住了,黑底的金色眼珠叽里咕噜乱转,看天看地看酒葫芦甚至研究自己的手,就是不看酒吞童子。

“理由。”酒吞童子又说了一遍。

“……我跟神乐那小姑娘打赌,她跟晴明告白,晴明不会答应,她还没去试源博雅就挂着一脸恐怖的笑容过来了,一手拍在我肩膀上,然后我再反应过来就已经变成这副模样,源博雅也变成了小孩子,而且他连神智都回到了七八岁的样子,没法自主解除咒术。”茨木童子一脸我错了的表情看着酒吞童子,这话说的也声音细微,想是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怎么无端端做出如此幼稚的事情?

不过酒吞童子倒是觉得挺正常的,毕竟在他眼里茨木童子一直都不是什么成年鬼,现在顶多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两百年前他还觉得茨木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儿呢。

“就这样?那个古怪的小女孩不能解除这种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咒术?就算她不能,白藏主也不能?”酒吞童子又伸手去试探着摸了摸茨木童子的头,捏捏他的胳膊,得出一个结论【就算不管这家伙他凭着这幅身体也绝对不会死】,这种七八岁的幼年体型他的身体素质和成年时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更强,也许这种变化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摇摇头,茨木童子情绪有些低落“这幅身躯现在已无法陪伴于吾友身旁,黑焰也无法使出,我还真是没用,居然会被这种咒术束缚。吾友,我现在是否还有资格作为你的挚友存在?”

他说的小心翼翼,却没藏住眼睛里狡黠的那点光芒,酒吞童子也不与他计较,连着那团衣服把他抗起来。

“本大爷从来没承认过你是我的挚友,你是否存在和本大爷也没什么关系,但是难得你是这种不讨人厌的模样,不如早些去陪本大爷喝酒,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做甚?茨木童子,别忘记你是鬼,人类的那些坏毛病本大爷不希望在你身上看到第二次,也不许你再用这种可怜兮兮的样子试探本大爷,你是否是本大爷的挚友,这另说,但你是大江山上的鬼将这不容否认,再有第二次本大爷就杀了你。”

酒吞童子的话里没有一丝容许他人反驳的空隙,说的斩钉截铁,茨木童子猛地回过神,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是,挚友,这种低级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会说出那样的话想来是被这咒术影响了,我从没有试探你的想法。”

没理会茨木说了什么,反正他绝对不会拒绝自己这种郑重的要求。酒吞童子左右看看,发现这破山洞还真是没有什么可以和茨木童子一起抗走的东西,略显无奈的摇摇头,妖气一卷就离开了这个山洞,向着他的钢铁宫殿飞去。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