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酒茨】关于酒吞童子的梦【短篇完结】

依旧没啥雷点√有伪茨木性转,不过也无伤大雅√

酒吞童子做梦,在多个女子中他却选择了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比舞招亲是个什么东西?而且还是为他酒吞童子招亲,当真是个笑话,他酒吞童子即使没有这凌驾于众鬼的力量,仅凭外貌也有自信可吸引无数女子,何时需要这古怪的比舞招亲来吸引女子?况且天地之大,有谁人敢不经过他的允许就为他做这种大不敬之事,若茨木童子也是不敢,便再无人敢做如此匪夷所思之事。

但这的确是发生了,这说明什么?这一定是一个梦,也许还是一个针对他所布置的陷阱。酒吞童子已经做好了红叶会出现在这梦里的准备,但是,没有。

这个梦里没有红叶,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他曾经见过甚至曾经吃掉过的美貌女子,酒吞童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能想起她们的样子,这也更加证明了这只是一个梦,却是一个醒不过来离不开的梦。这些比他印象中还要美艳的女子一遍又一遍的跳着能魅惑人心的舞蹈,却不能打动他分毫。

也许是他见识过的女子太多,在他的感官里过去了三天三夜那个能够带他出去的女人才出现。这女人是所有女子中最漂亮的,也最为高挑,可她跳的舞蹈拙劣至极,肢体僵硬,笑的仿佛有谁用手支着她的嘴角,如此说来她应该是不乐意来跳这个舞的,旁边已经跳完了的女子都在窃窃私语,嘲笑之意明显得让酒吞童子都感觉不悦。

她却毫不在乎,保持这种令人发笑的样子跳完了这支舞。那些虚幻的女子可能看不见,但是酒吞童子看的很清楚,这个女人她的眼睛一直看的都是他,无关情色或是魅惑,那眼神是一种他熟悉至极的火热,仿佛包含着这世间所有的赞美之词,无比的崇敬与激动。

这不该是女人的眼神,不是女人不能拥有这种眼神,而是在酒吞童子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一个让他每每想起都心情复杂的家伙拥有这种眼神,而这眼神也只是给他的……特例,毕竟那个家伙也是骄傲非常的大鬼,除了他酒吞童子再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投以这样的眼神。

“就是你了。其他人都散去吧,本大爷已经选定她了。”酒吞童子指着那个目光令他熟悉万分的女人,语气平静的对那些早已死去的女子说道。

“大人,您真的要抛下我们,选择这个外人吗?我们有哪里比不上她?”一个穿着十二单的女子排众而出,神情凄楚哀怨。

“本大爷已经决定的事情也是你们能够质疑的?通通滚开!死去许久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留下本大爷,还不快快去阎魔那混蛋那里投胎转世?!”酒吞童子厉声喝道。

一直一言不发的高挑女人听到酒吞童子这话,收起了脸上不合时宜的笑容,身形渐渐改变,变成了酒吞童子印象中的茨木童子。

“既然吾友未曾为这梦境所迷,便同我一起离开罢。”

酒吞童子瞥他一眼,脸上有了一丝堪称温柔的笑容,在“茨木童子”愣神的时候,酒吞童子猛地拎起鬼葫芦对着他就是一通妖气喷涌。

“你是谁?茨木那家伙虽然蠢到让本大爷哭笑不得的地步,但是他绝对不会进入本大爷的梦境!”

“茨木童子”的身形随着强大妖气的攻击消散,只留下幽幽的声音“该说不愧是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大人吗,变得如此相像也会被您发现,可小女子不懂,您到底是了解他,还是不了解他?”

酒吞童子沉默不语,这梦境随着声音的消失而破碎了,他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看到的是茨木那张笑的开朗无比的蠢脸。

“吾友休息的可好?不愧是大江山上的鬼王,我等的领袖!就连睡姿也是如此完美让我赞叹不已,我真是越来越迷恋你那飒爽的身姿了。”

酒吞童子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同平时一样一把推开他“哼,还不算太差。”随后背着鬼葫芦就走,也不解释自己的话什么意思。

茨木童子不解其意,但是看着酒吞童子快步离开连忙跟上去。根据他的经验,向着这方向走酒吞童子就是要去赏樱,赏樱自然得喝酒,他有些想念神酒的滋味了。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