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酒茨】茨木最近不大对(2)

有奇怪的两个家伙出没,猜对他俩是谁也没奖嘿嘿嘿√

本大爷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罪受?

看着幼年体茨木穿着从人类那里买来的小衣服满地乱跑抓蝴蝶,酒吞童子坐在一旁的树荫里倚着树看着他。不由得这么想着。

本来好好的安静喝酒,累了就睡一会儿,乏了就去泡个温泉,觉得无趣还能去平安京戏耍人类,本大爷干嘛要把茨木童子这家伙找过来?这完全没有理由,要是他没变化还能和他打一架出气,可他这般模样,打他少说也落个以大欺小的名声,虽然自己是不在乎,但是这家伙知道了一定会吵闹非常,那不就更加麻烦?

“唉,本大爷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何必去找他,再等上两个多月他不就又能活蹦乱跳的跑过来陪酒?现在可好,真正是要照顾小孩儿了,麻烦。”低头用极微小的声音嘀咕了几句,酒吞童子再一抬头和眨着眼凑过来的茨木童子撞了个结实,亏得茨木童子这是变成幼年体了,那只尖利的角还没长出来,要是成年体这么一撞过来不得把他鬼王大人的头颅戳个对穿?

“吾友你没事吧?我有没有撞疼你?”茨木童子慌慌张张的伸出小手揉被他撞到的酒吞童子的额角,酒吞童子张张嘴,没出声,摇了摇头。

他能怎么说,说现在终于相信傻瓜脑袋比较硬了吗!太丢鬼了,说不出口。

茨木童子看他不说觉得是自己让挚友不开心了,小孩子脸上藏不住心事,在酒吞童子看来这家伙就是一副想哭又努力憋回去,超委屈的样子。

所以酒吞童子伸出手,揉乱了茨木童子那头本就乱蓬蓬的白毛,尽量让语气轻松些:“你委屈什么?被撞的不是本大爷么?有这委屈的时间你不如想想该怎么解除这咒术。源博雅毕竟是个武士,咒术天赋不会有多好,身为大鬼你至少要做出个努力在解除咒术的样子给本大爷看,本大爷对咒术的了解仅限于变身和一些置人于死地的恶咒,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本大爷可没办法。”

茨木童子只觉得自家挚友今天脾气真是好的出奇,难道他不是传说中的那般讨厌小孩子?想一想挚友以前也极少对幼童下手,也许变成这副模样也不是那么坏的事情。

“自当如此,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来完成吾友的要求,吾友不愧是众鬼之王,连教导下属也如此威武霸气,这世上也只有吾友才能说出如此至理,我定当铭记在心。”茨木童子很认真的点点头,这一点头又看见天上飞过一只漂亮非常的大蝴蝶,顾不得酒吞童子听了这话是什么反应,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毛扭身就扑过去抓蝴蝶,不像小孩子,更像一只长毛的猫咪。

不过酒吞童子说了这话本来也就没指望茨木童子能有什么正常的反应,像这种赞扬的话他听茨木童子说的太多了,多到现在就算茨木童子真的不休止的夸上他三天三夜,他也能面不改色的在第二天就把这个啰嗦的大鬼打昏过去,而不是烦躁的躲开他——躲开了只会更加麻烦,这可是有先例的,这傻瓜可不懂得什么拐弯抹角,他酒吞童子养出来的就是一个直来直去没心眼的茨木童子。

天色尚早,阳光灿烂得对于酒吞童子来说有些刺眼,也许是昨晚带着茨木童子跑到平安京去找衣服折腾了一夜的缘故,鬼王大人居然觉得有些困倦,看一眼在草地上欢快打滚抓蝴蝶粘了一身草屑的绿毛童子,他随手布下一个带着神酒味道的结界,枕着自己的手臂便睡着了。

那边茨木童子还在努力抓蝴蝶,竟也没立刻发现他挚友已经睡着了,仍然在扑腾打滚,但他闻到神酒香气就明白现在挚友不想被打扰这个事实,怎么打滚也不会出了这个结界的范围,时不时还跑回酒吞童子身边盯着他的睡颜看一会儿,甚至想伸手摸一摸,却每次都在即将碰到的时候跑开。等到阳光炙热时,他也觉得困了,四肢着地爬回酒吞童子身边,围着他转了几圈,最后窝进他怀里去睡了。酒吞童子只在他靠过来时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大约是看在他现在是小孩子体型的份上,没去管他,又闭上眼睛睡了。

两个大鬼窝在一起睡觉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一幅美好的画面,鬼族远远看了就会恐惧的跑开,人族……嘿,你真的觉得在酒吞童子布了结界的情况下,还有人类能看到他们在这里?

还真就有,不过他也只能算是半个人类罢。一个穿着蓝色狩衣的身影在酒吞童子的结界外很是忙活了一会儿,这才在没有吵醒里面两个大鬼的情况下钻进结界。即使如此他也没敢靠近他俩,后背紧靠着结界给茨木童子施加什么咒术。

这咒术散发的力量波动和清风拂过的感觉相差无几,酒吞童子也只是皱皱眉头,就接着睡,倒是把那鬼鬼祟祟的身影吓得不轻,发现酒吞童子没有醒来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钻出结界,走出六步又想起什么,回来把这结界修补一番,这才放心的离开。

他离开后没多久又来了一个穿着黑色狩衣的身影。他倒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直接就想破开这结界,谁知还没等他把手放在结界上,一个长着利齿的狰狞鬼葫芦疾驰而来,要不是他反应快,再加上这鬼葫芦也没想真的下手,他那单薄的身躯说不得要添上几个血淋淋的窟窿。

和鬼葫芦小眼瞪没眼,就彷如给瞎子抛媚眼一般。他衡量一番自己有多大的可能性打碎这个恼人的葫芦又不会吵醒酒吞童子,咬着牙走了。

一双紫色的眼睛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闭上。酒吞童子睡着睡着无意中就用胳膊把茨木童子圈在了自己怀里。

小孩子总是暖乎乎的,抱着感觉也就那样吧,不算难受。
                                   ——by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大人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