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酒茨】茨木最近不太对(3)

我跟你们讲,你们肯定没见过这么直的酒吞童子!!简直就是一股清流!!!【不会开车所以我哈哈哈的把我的吞变成了一股清流哈哈哈!!】
以及,微晴博√,不过因为太少了所以就不打tag了√

所以说,源博雅那个家伙到底给茨木童子下的是什么见鬼的咒术?难道,源博雅他其实非常有咒术天赋?

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真的是一件非常让人恼怒的事情,对人来说是如此,对于鬼来说那程度就更加深刻。

酒吞童子是被一阵怪异的喵喵声吵醒的。

在他的感知中他也就睡了一天半而已,要知道,喝了神酒然后睡觉的话,就算是他酒吞童子最短也得睡上个三天四天的,而现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吵醒,他的心情可想而知,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糟糕透顶】。

还好他就算被吵醒也留有一部分理智,在要把瘴气爆发出去的时候还能想起自己身边睡着一个中了咒术的“弱小”茨木童子,强忍着爆发的冲动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愣是把堂堂大江山统领百鬼的鬼王给吓了一哆嗦,被吵醒的暴怒都抛到了脑后——跟他看到的东西相比,被吵醒算个什么事。

酒吞童子一睁眼就看到他亲自带大的白毛大鬼茨木童子变回了成年的体型,他穿的小衣服早被撑坏了,丢在一边团成一个球。还没等他鄙夷源博雅那家伙的咒术这么轻易就被破除了,蜷缩成一团的茨木童子伸展开身体,暴露出头顶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和一根……怎么看都绝对是猫尾巴的东西,而与此相对的是,茨木童子的妖气象征,那双鬼角不见了踪影,他的右手却完好无损,左边的鬼爪也变回了人手。不仅如此,现在的他让酒吞童子感受不到一丝妖气的存在。也就是说,不算那耳朵和尾巴,现在的茨木童子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身强体壮的普通人。

“茨木童子?前天你可没跟本大爷说这咒术还会有这样的变化,不过这样本大爷倒也不会后悔去把你找来了,一个人类在这山林中是活不下去的。”酒吞童子左手撑地坐起来,茨木童子就在他左手边趴着,懒懒散散的样子还真有点像只猫。

奇怪的是,茨木童子听了这话一点反应也没有,既不夸赞也不反对,那样子就像是酒吞童子未曾成为鬼时养的猫,懒洋洋的趴在主人手边,感觉到酒吞童子在看自己就乖巧地抬起头用脸去蹭他的手,但对酒吞童子的话语一点反应也没有,连叫他的名字也听不懂,就是一只不懂人语的笨猫。

若真的是一只普通的猫这么蹭酒吞童子,他会不动声色但是手脚麻利的开始撸猫,可问题在于茨木童子不是一只猫,他是酒吞童子养大的鬼,一个本应与酒吞童子并肩而行看遍世间美景,一同痛饮美酒,赏月高歌的狂傲大鬼,虽然比起酒吞童子想象中的情景多出了无数吹捧之词,可他就是这样的,这才是茨木童子,他不应该是一只会如此熟练的撒娇的猫。

蹭完酒吞童子的手,心理上已经完全是一只笨猫的茨木童子本能的觉察出面前的这个让他感觉很亲近的红发人类在生气,非常生气,因为睡眠而垂落的红发都向上飘去,在空中狂舞。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个人类,也不敢再蹭,只好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不停地喵喵叫,尾巴也吓得炸了毛。

听到茨木童子那低沉怪异的猫叫声,暴怒中的酒吞童子骤然冷静了下来,他现在知道到底是什么声音把自己吵醒的了。现在酒吞童子不仅要为了自己那被打扰了的好眠,还要为被如此欺辱的茨木童子讨个公道回来。

“本以为那是你等良心发现来给茨木解除这可笑的咒术,没料到反而变本加厉,真当本大爷是绝情到都不在乎自己……朋友的鬼了不成?安倍晴明,本大爷决定暂且不与你计较红叶那事果然是个错误!现在你连本大爷身边的男鬼都不放过了,这次我绝对不会轻易饶恕你!”酒吞童子从鬼葫芦张大的嘴里拿出自己备用的浴衣把赤裸的茨木童子一裹,驾起瘴气毫不收敛的向着平安京方向直线赶去。

“啊切!嘿嘿,这次我悄悄给茨木童子解开咒术也算是交好酒吞童子了吧?但是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难不成这事还有什么波折?”安倍·猫控·弄巧成拙·傻笑·晴明打了个喷嚏,搓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混不在乎的去找正在照顾小源博雅的猫咪惠比寿打算撸猫顺便看看博雅怎么样了。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