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闪恩】如何糊弄开心到慌乱的最古英雄王【短打一发完】

  大概是本王在做梦吧。
  
  吉尔伽美什猛地从床上坐起,掀开身旁的被子,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在身旁安睡的恩奇都,不由得在心中对自己的千里眼产生了极其严重的怀疑——说好的这个非酋不会有恩奇都的呢?这个头发长长的,发色绿绿的,整个人软软的恩奇都是哪来的?市场上买的吗?有这样的市场本王就让整个世界充满恩奇都啊!
  
  不不不,无论怎么说整个世界全都是恩奇都什么的还是太吓人了,与其想他的来历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面对阔别已久的挚友,悲恸大哭着送走的家伙现在应该看着我的笑脸醒过来吗?好像不行,上次这么做和他打起来毁了好大一片宫殿,之后还被抱怨说一直都是一脸傲慢不屑甚至没表情的人就不要勉强自己笑出来,真的很吓人什么的……
  
  本王的笑容真的很吓人?不可能,但是会把不清醒的恩奇都吓到直接出手的地步,上次那种勉强的笑容怎么说都是不行的了,虽说本王的笑容就是对其他杂种的恩赐,可……反正恩奇都不是那些杂种,不管怎么说还是试着小时候那种傻乎乎的笑容比较好吧。
  
  吉尔伽美什愣愣地坐了很久,恩奇都都向着有被子的那里凑了凑,他才超小心地把被子给恩奇都盖上,挥手从王之宝藏里取出一面镜子,对着它开始练习笑容。
  
  眼睛睁大点,嘴角勾起来点……不行,这不是和上次一张了吗!这绝对不行。
  
  眯起眼睛勾起嘴角……不行,太傻了,有损本王在恩奇都心里的光辉形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笑一下这么容易的事原来还挺有难度的?吉尔迦美什沉思。
  
  本王记得,有一次看着阳光下的恩奇都,他转过来对本王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那个时候……我应该是笑了,因为恩奇都一副震惊的样子,接着笑得更开心了,那个时候的感觉要是找回来就绝对没有问题了,绝对。
  
  他开始回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这是身为英灵,身为从者,身为乌鲁克王的他才能想的起来的,久远的时光碎屑。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下午呢?万物都在阳光的抚慰下欢唱,弱小如兔子,田鼠这类的小东西都敢于从地下探出头,在茂盛的草地上寻找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
  
  恩奇都很喜欢夏天,更喜欢在夏天的草地上打滚,蚊虫不会去伤害他,兔子田鼠乐于亲近他,就算是身体庞大的肉食动物也会在他的抚摸下乖巧的趴伏在他身旁,那时还没有白雪公主这个故事,不然静静坐在一旁宫殿里品尝美酒的吉尔迦美什肯定会用这个故事里的公主去形容那时的恩奇都。
  
  但是吉尔迦美什不喜欢公主的孱弱。恩奇都除了耀眼的美貌和看起来瘦弱的身躯以外,和那个只会逃跑、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公主完全不同,他的强大是被他吉尔迦美什,乌鲁克的王所承认的。
  
  恩奇都在宫殿外的花园——如果那种任由野花野草生长的被圈起来的地方也能称作花园的话——里赤着脚散步,像一个纯真的小女孩一样跳跃着用手扑蝴蝶,抱着没精神的黄金鬃毛大狮子在草地上打滚,扒拉他的圆耳朵,渴了就跑进宫殿抢旁观的吉尔迦美什的美酒,累了直接躺在草地上尽情的舒展身躯。他还尝试过把躲在阴凉里的吉尔迦美什也一起拖来玩,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却异常坚定,除非恩奇都肯同他一起游泳,不然他绝对不会在这个阳光炽热的时候去草地上跟他一起打滚。
  
  可惜,他反抗无效,最终他还是在太阳向西跑了挺远的时候被恩奇都给拽到了草地上,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是躺在那里,恩奇都自己也能在旁边玩的很开心。
  
  至于笑……啊,他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笑的了,恩奇都玩的时候一直在笑,笑容始终都是那么开心,他可能是被感染了吧,那个时候他又没有镜子,哪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笑的,这种回忆除了让他想念恩奇都,好像也没有别的用处了。
  
  而现在,恩奇都就躺在他的身边,非要动用大量的脑力去回忆曾经的美好时光现在看来真的是太傻了,为什么不在恩奇都醒着的时候再和他一起在草地上躺着?这些杂种完全不能阻止他这么做,就算他们阻止,他也不会听的!
  
  这么想着吉尔伽美什倒是露出了一个大概能算是开心的笑容,他的目光移到恩奇都身上立马就变得温柔了许多,虽说他本人并不能认识到这一点。
  
  现在笑容有了,还是一个开心的笑容,恩奇都顺理成章的醒过来,揉着眼睛和他打招呼:“嗯,吉尔早安。因为昨天被召唤来实在是太晚了,御主又说迦勒底里面房间不够,所以我就直接问了你的房间过来了……啊,吉尔你在笑!这种笑容真是久违了……诶?诶?!吉尔?”
  
  吉尔伽美什没等他说完话就伸出手臂将他抱在了怀里,抱得恩奇都手足无措也不肯放开,迎接挚友回归的笑容什么的他都给丢到脑后了,现在他只想抱着恩奇都,绝对不放手。
  
  “你……来的太慢了啊,让本王等这么久,惩罚是什么你一定想好了吧。”吉尔伽美什这么说道。
  
  “啊啊,好的,陪你去泡温泉怎么样,迦勒底里面这种设施很完善啊。”恩奇都回抱住吉尔伽美什,回复道。
  
  
  
  
  
  
  其实,恩奇都刚才是醒着的,在吉尔伽美什拿出镜子之前就醒了,偷偷看着挚友变换表情甚至陷入回忆的事情对他来说着实很有趣,不过这种事不能跟吉尔伽美什说,更不能让他发现,他会恼羞成怒的。
  
  “没了全知全能之星的吉尔真的很好糊弄。”
  “而且我真的不怕游泳,泡温泉也是完全没问题,会担心我在水里化掉的自始至终都只有吉尔一个人啊。”
  
  恩奇都如此说道。

        end

无脑小甜文【并不是】

基友点蚊啦……她套路我哼唧! @澄江明月 看就是这个人!

梗自真人真事,有授权【噗】

欧神现在很蛋疼,这不仅能够形容他的心情还能很好的形容现在的状态——他摔倒了,玩着手机平地左脚绊右脚摔,正好坐在了自己的脚脖子上。

欧神现在感觉很不好,坐到脚脖子上硌得他蛋痛也就算了,这脚脖子感觉都被他自己坐折了啊?超超超超————痛的!但是他又不是柔弱的小姑娘,一个大老爷们被自己坐折了脚脖子?这话说出去能听吗!太丢人了,还好没人看见。

不过没人看见也就说明,他现在是一只孤零零坐在地上的咸鱼,更可悲的是他的手机还摔出去了,他勉强爬过去捡起来手机吹吹上面的灰,非常心痛的发现手机没电了。

药丸,我这是药丸啊,芳龄二十的男大学生因为平地摔坐折了脚脖子孤立无援被冻死在秋天的细雨中,说起来还有那么点诗意——屁咧!再不想办法真的要冻死人了啊!欧神裹裹身上薄薄的外套,开始求神拜佛。

没办法啊,他现在脚脖子痛的像真的断掉了一样,动一动钻心的痛,他身为一个专业的床上挂件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能够爬过去捡起手机已经是他对手机爱的极致表现了,想让他爬回宿舍?怕不是要死人了!

这条小路是欧神有一次为了逃课偷懒时发现的,离宿舍楼也没多远,但是也属于那种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来救你的距离,除了他那几个舍友没人知道这条小路不仅能到达教学楼还有一个分叉能出校,但是他们都出去吃饭了啊!今天现充请客,欧神也是为了这个才出门的,不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其他的事能让他离开他的床!

如果现在有个人能过来救我一把,我就给他抽阴阳师全图鉴啊!

如果现在有个人能过来救我一把,我就带他LOL上钻石!

如果有人能来救我一把,我就以身相许算了……

这分别是欧神在等了五分钟,十分钟和二十分钟的心理活动,在他正想着要不要自己爬回去算了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

“哎哎!哪位英雄好汉路过此处啊?能不能来救哥们一把,我脚脖子崴了!”欧神连忙出声。其实脚脖子崴了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疼是疼,不能动是不能动,这他还能忍,但是他手机没电了啊,这个对他来说才是最致命的,离开了手机和电脑的欧神就像一条离开了水的小鱼,再没人来救他一把他就真的要无聊死了,彻底变成咸鱼。

“哟,是哪位俊俏的小娘子在此落难啊?本公子就说怎么会有人连本公子的邀约都敢迟到,原来是因为这等小事?”这把本就能够归属于男神音的磁性声音在现在的欧神听来更是仿如天籁,他向着那个人出声的方向伸出一只手,没好气的说:“老高你可别闹了,我这是小事?我脚脖子感觉都要折了!别扯淡了快过来拉我一把,我都在这呆坐快半个点了。”

从小路那边走过来的果然是现充,他穿着厚实的羽绒服,看到欧神扭曲的坐姿走过去就扒了他的鞋,吓得欧神腿直往回抽,但是他脚脖子疼的要死,动一动就痛的他直抽冷气,到底也没逃过现充的魔爪。

“老高你干啥啊?!你身为男神的洁癖呢?我告诉你虽然我昨天洗脚了但是我今天可还没洗呢啊!”欧神被现充攥着脚脖子浑身都不自在,特别是现充还把他的脚翻来覆去的看,疼倒是不疼,但是感觉也太奇怪了吧?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假装喊了几声痛。

现充听到他喊痛,果然把他的脚放回去了,欧神小心翼翼给自己穿上鞋,转头就眼巴巴地看着现充。

现充并不搭理他那种渴望回狗窝的眼神,背对着欧神就蹲下去,声音非常无奈:“别愣着了,上来,我送你去医院,你这哪是脚脖子崴了,起码是个骨裂,这下你可有理由请个长假了,爽不爽?”

爽,爽个屁啊,我本来也一直藏在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好吗,呸呸呸,这个词用的不对,我又不是古代大家闺秀,应该是,蜗居,对,我一直蜗居在宿舍好吗,骨裂只能加剧我上下床的痛苦啊!

心里嘀嘀咕咕,欧神还是非常干脆利索的爬上了现充的后背,他可不是那种还要矫情一会儿的小姑娘,不就是被男人背出学校吗,有什么可羞耻的,反正都是男人对不?

就算欧神努力这么给自己催眠,他还是羞耻得脸通红,不得不用现充的帽子挡住脸才能自欺欺人的想没人认识他也没人会关注他,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他们即将走出校门口的时候,遇见了本子和小白。

“啊!这不是高老师吗?高老师您背着的是……欧阳老师?!欧阳老师怎么了,发高烧了吗?”小白眼神太好了点,就算欧神非常努力的挡住脸,她还是从现充脸上的表情中分析出了被他背着的人是谁。本子也跟现充打了个招呼,之后她扯扯小白的袖口,小白顿了一下,之后非常识相地让开路:“两位老师走好啊,换季的时候要多注意身体呢。”

小白话语中的深意欧神是分析不了了,而现充没工夫搭理小白,向着她俩点点头就又大步向着校外走去。

“喂,老高,小白跟你打招呼你怎么都不理人的?不用顾忌我,你要泡妹的话就当我是你的背部挂件,沉是沉了点,一点也不耽误。”欧神从现充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直接指纹解锁就美滋滋的玩了起来,现充脚下一顿,什么也不说继续走。

“喂喂老高你怎么不理我——握草这王八蛋抢我人头!人干事?!——老高你倒是打个车啊,你这是急傻了吗,这么走什么时候才能到医院啊。”欧神紧紧贴着现充的后背,这能让他暖和一点,同时也暖到了现充,这样的背部自发热就是有点聒噪的人肉挂件,现充有点不想放下。

欧神看现充不理他,知道这是他气急了,顿时怂巴巴的摸摸鼻子,有些讨好的伸手戳戳现充的头发:“老高你生什么气啊,我这是意外,纯属意外,就像我这种身强体壮的男人怎么会因为平地摔把脚脖子坐到骨,那个骨裂呢?意外意外。”

他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本来现充可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摔的,这下现充更气了,强压着怒火压低声音:“你摔了跤还没洗手,别碰我头发!”

欧神放心了,只要现充还记得他的洁癖那就是还没气得太狠,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生气,但是他果然是自己最好的哥们!

想到这里欧神贱兮兮地笑了“嘿嘿,老高你知道吗,刚才我就想,如果有人来救我,那我就以身相许,不知道高公子家里还缺不缺个暖床的小厮啊?”

现充的声音从未有现在这般坚定,斩钉截铁地回答“缺!”

欧神,欧神懵了,一直到现充打了车送他去医院打了石膏都没回过神,现充手指灵巧地把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削成兔子苹果🍎,一瓣塞进他嘴里,欧神边嚼着苹果,边用一种诧异惊异惊恐的眼神看着现充。

“看什么?我知道我自己挺帅的,怎么的,看上我了?”现充有些漫不经心。

“……”欧神没说话,静静地思考着如果自己说是,有多少可能性现充愿意穿着女装跟他谈。

谈啥?弹走鱼尾纹咯!你说能这么轻松的就让欧神喜欢上现充并且承认么,我都不信!

所以欧神什么都没说,并且在打完石膏以后又被现充背回去了。

tbc




如果可能的话会有下一篇,叫做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别怪我ooc啊我第一次写!

【鹰乌】今夜鹰山入梦来(短篇完结)

第一次写这个哈,乌丸可能有点ooc吧……一个纯洁纯情的小故事!!!他们还是个孩子啊!!!

正文开始————————————


又一天晚上小英睡不着了。

夜晚的天空对任何人都是很公平的,一样的漆黑,却一样的有着闪亮的星辰,挂着皎洁的银月。

今天的夜晚很晴朗,月亮的光辉掩盖了星星的芒,经历车祸没多久的乌丸英司今夜也是思绪重重。

说是没多久,但是他已经学会了飞行,连‘鸟鸣’也能运用自如了,可他也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人类,并且心思纤细的为此而苦恼着。

不过他今晚不是因为自身成为了鸟人而苦恼,而是因为另一件事——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个!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别人啦!

哦,这是多么美妙的青涩初恋啊,因为他现在对人类有些无感,所以他的恋爱目标已经很明确了——才怪,并不是小燕喔。

也不是猫女,更不是那个双马尾萝莉。说到底连一个女性都不是,他怎么会喜欢上那个人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乌丸英司望着晴朗无云的夜空,竟然没有出去飞一圈散散心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他们这些鸟人都喜欢在大雨瓢泼的时候出去飞,在这种满天星辰的天气反而只想安安稳稳躺在床上睡个好觉。

但他睡不着,真的睡不着,任谁发觉自己喜欢上一个同性都不可能安安稳稳的入睡吧,那不是太没心没肺了么?他又不是一开始就喜欢男人!作为一个心思纤细的中二男生,乌丸英司平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却抵抗不住睡魔的召唤,一点一点的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平稳了。

【鹰山,鹰山,鹰山,你听见了吗?鹰山,鹰山,鹰山,你听见了吗?】

正躺在房顶上的鹰山崇突然听见了来自乌丸的呼唤,虽然呼唤声非常轻微,但乌丸从一开始和别人就是不一样的,他的声音大的出乎意料,所以就算是很小很小的声音鹰山也能听的清楚,说听不清他上课时候心里的纠结……其实是骗他的,但是如果不这么说乌丸他会更不安心的吧?毕竟他脸皮那么薄,总得照顾一下他的个人情绪。

鹰山等了一会儿,乌丸的呼唤还是没有停止,可这声音并不是真的要他过去,更像是梦中的呓语,让本来不困的他也萌生了睡意,成为鸟人之后他的身体素质非好的不得了,所以他就坦然的在房顶睡着了。

乌丸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也是睡在床上,但是他的床边坐着一个人,一个本来不应该出现在他房间的人。

“鹰山?!你怎么来了,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我家的地址吧?”乌丸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又因为只穿着一条内裤和一个背心而猛地扯起了被子,鹰山很平静的看着他,又像平常一样对他笑了。

“是你叫我来的,我们本来不应该这么早在这里见面。”

啥??????

乌丸一脸茫然,他什么时候叫鹰山来了?难道是一不小心用了鸟鸣?不可能吧,鹰山不是说不会偷窥他的心理活动了么?

鹰山抬头看看窗户外面,又扭过头对着乌丸伸出一只手:“说出你的愿望吧,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实现你的愿望。”

现在乌丸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是在做梦了,鹰山不是这种神灯精灵一样的角色,而是……是什么样都不重要!现在他应该怎么做?

既然是梦,那么做些不可能的事情也可以的吧?可以的吧?

乌丸这么想着,自暴自弃地蹲在床上,用极小的声音说:“亲我一下。”

鹰山毫不犹豫的靠近他,但就在即将亲上的那一刻,乌丸醒了。

???????这什么情况,太激动所以醒了?!!这梦是在玩我吗!!!!

顶着一头乱毛,乌丸目光呆滞地起床,洗漱,上学。今天的鹰山也没什么变化,就是下课的时候把乌丸给扯走了。

乌丸还在发呆,被鹰山扯走还以为他有什么重大发现,不过出于私心乌丸没叫其他小伙伴,于是他们到达天台的时候,是两人独处的情况。

然后他被鹰山亲了,额头。

乌丸这次真的懵了。

“鹰山????你干什么?????”乌丸脸红的吓人,感觉被蒸熟的虾也红的不过如此了,鹰山倒是很无辜:“这不是你的愿望吗?”

乌丸,卒。


如果世界再给我一次机会,告诉我鹰山那个非人类的家伙会入梦,打死我也不许愿了!!!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五?】

啊呀啊呀……军训好累QAQ!!!!

没人催更就懒得更新惹,基友也不催我,没有动力……



正文开始——————————

站在极地馆门口,路明非又一次思考起了人生。

他们是坐楚子航的低调银敞篷车出去的,这车也不知道什么牌子,总之坐着非常稳当。副座上路明非愁眉苦脸看着手机微博上要殴打自己的妹子们,内心很是惆怅。

这一路上他也没和楚子航说什么话,这个情景下讲正经的,不妥当,讲不正经的,更不妥当,他自觉没和楚子航之间熟到可以无话不谈。当然了,你要让他讲关于楚子航的英伟事迹他能给你滔滔不绝的跟你喷上两个多小时的吐沫,再长他也不是不能说,就是他再讲下去可能就要脱水而死了。

况且和男神本人当面吹他这不太好,虽说师兄不是那种随便夸两句就脸上通红的人,但是要这么说师兄他也没法接话,那不就尬聊了?路明非脑中灵光一闪,开始思考起师兄这是要带他去哪。

据(芬格尔)说师兄他以前曾经邀请过妹子去水族馆,难不成也要带他去?可那次师兄是为了感谢那个女孩,之后再也没联系她,再说跑这么远也不像是要去水族馆,有名的那几个都不用跑这么远,这越跑越偏僻……难道师兄是要到郊外杀/人弃/尸?

路·脑洞大开·以小人之心度人·太激动就容易想多·明非越想越惊恐,看向楚子航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楚子航认真开车,偶尔不经意般看路明非一眼,这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差别。

“师,师兄,咱们这是要去哪啊?都跑了这么远了。不瞒你说我早上出门前水喝多了,现在有点尿急,如果不是太远我还能坚持一会儿,要是太远咱就先停会呗?”路明非咽口吐沫,余光一斜瞄到一个公共厕所,随口扯了段瞎话想诈诈楚子航,一想到能从有名的闷葫芦嘴里骗出话来他就十分期待的搓了搓手手(?)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楚子航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他话音落下好半响楚子航都没接话,正当他有点不满的心里嘀咕师兄怎么这么高冷了,楚子航分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鸡窝头,一句话就把他哄的服服帖帖乖巧的闭上了嘴。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楚子航硬生生在这句话后面添上了个逗号,隔几秒才继续说完“开车不能分心,一会聊。”

师兄果然还是想跟我聊天的!

沉浸在这种喜悦中的路明非又开始了偷瞄大业,而据说要专心开车的楚子航余光似乎也没给其他地方。

“咔嚓”响亮的相机声,路明非立时回头怒瞪车上的那个不速之客——带着全套设备腆着脸过来蹭车的芬·我偷拍我自豪·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爽不要顾我·付钱的才是大爷·师弟你看我也没用·格尔。

“师弟你可别看我了,这是你俩的约会,我就是个来拍照记录你俩甜蜜时光的添头,来来来你们继续不要管我!”芬格尔满脸淡定,好像刚才在后面贱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然而这一点瞒得了谁也瞒不了路明非,他深知后坐上这人被嚼过的口香糖的本质,你越搭理他他就越来劲,这种时候不搭理他就是最好的回应。

于是路明非就真的扭过头继续自己的偷瞄大业,芬格尔见状摸出手机登录QQ开始在一个群里发起投票“我赌五天之内楚子航就能拿下路明非”下面选项有【不我不信我男神肯定是直的】【你怎么就能肯定不是路明非爆发反转拿下楚子航】【我相信我男神的完美计划我赌七天】【我才不和你赌但是我选择六天】这么几个,双选。

现在,路明非和他师兄站在极地馆门口沉默着——什么你问哪个师兄?当然是楚子航了啊,不然路明非会这么乖乖的么,要和芬格尔一起出去玩他俩早就讲起相声了!

至于芬格尔,可能是使用了什么隐身斗篷吧,反正路明非研究半天没整明白他躲哪了,干脆也不找他,跟着楚子航就进了极地馆。但是他走的稍微慢了点,楚子航貌似无意的把他那修长白皙又带着老茧的右手向后一伸,就拉住了路明非的爪子,路明非浑身一哆嗦,觉得……

他觉得很爽,但是就是和暗恋的男神扯个小手就觉得很爽这世界还能好了吗??太第八个字母了吧这也???不不不我们不是那样的世界线快换回来!!

路明非在心里不停地咆哮着,但这是没有用的,他还是觉得很爽,并且被楚子航就这么拉进了极地馆。

楚子航按照自己的计划表扯住了路明非的手,他觉得这发展非常好,可当他一回头,饶是他这种泰山崩于前也能连眼睛都不眨的人也吓了一大跳,甚至怀疑自己扯错了人。

一个表情极其严肃,严肃得仿佛在参加诺诺和恺撒的婚礼的路明非被他扯着,路明非见他回头还特无辜的笑了一下。楚子航隐蔽地扯扯嘴角,把路明非拉到了企鹅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已经不是能被他所控制的了。本来企鹅馆里有一群企鹅,但是企鹅看见他和路明非就作鸟兽散,一个个摔的东倒西歪,就连实在是跑不动的企鹅,趴下用肚子滑行也要离开他俩,最后噗通噗通全进水了,就跟下饺子似的,区别就在于你不能用枛连捞企鹅,水也不是热的。只有一个还没他俩小腿高的未成年帝企鹅摇摇摆摆无所畏惧的还待在原地。

讲真,未成年但是还半成年的企鹅真是丑绝人寰,明明一部分棕色的绒毛已经褪掉,变成了华美如同绸缎的黑色羽毛,但就是有那么一些还附着在它们头上或者后背上,看上去就跟人类得了白皮癣一样,倒也不是说这样就很丑,但是那种华美与病变一般的情况同时出现,这种对比感就很让人受不了了。

而这只,丑的更加特殊,人家其他的小企鹅好歹也就头上或者后背上这种摔倒也很少能蹭掉羽毛的地方还有绒毛,他这个跟没脱毛一样,但是从他的体型和这个毛色上来看他肯定不是小企鹅了,于是真相只有一个——

“这是只宅企鹅啊?居然懒到蹭掉绒毛都不愿意是有多懒,企鹅这种傻萌的生物里怎么还有这种懒货?”路明非犀利的吐槽了一波。

“也许是因为他身体上有什么残缺导致站不起来?”楚子航科学的分析了一波。

只见那只企鹅慢悠悠的扭过那个好似没有脖子但其实好比鸟中长颈鹿的头,很利索地站了起来,再吧唧一下摔在冰上,打了几个滚,那身丑了吧唧的棕色绒毛就全部脱落了,楚路二人都觉得那只企鹅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钻进了水里,一个水花都没起。

“师兄,我们是不是被一个企鹅给鄙视了?”路明非目瞪口呆。

“的确是这样”本来打算和路明非一起喂喂企鹅的楚子航。

上午的约会就这么结束了,下午要去哪里他们也没有决定好,反正还是在极地馆里晃悠,实在不行就看看冰吧。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四】

呃,大概也能算过渡章??我就是很啰嗦写的很水啦!!群友说这是个有心机的师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开始————————

虽然这一天也没干什么特殊的事儿,但是能和楚子航一起待一白天就很特殊了对不对?何况还是以约会的名义一起玩,太振奋人心了。路明非当时没觉得怎么,晚上吃了一顿肯德基被楚子航开车送到家他才开始脸红心跳不能自己。

“我靠,我这是什么毛病,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延迟的习性的?要脸红心跳能不能在正确的时候啊?只能在回想的时候偷偷心跳,太丢份了。”呼哧呼哧爬上六楼的路明非突然觉得心情沉重,然后他就把沉重的自己“bia唧”一下贴在了沙发上,仰躺着刷微博,不看看芬格尔那个坑货到底拍了什么他真没法安心睡觉。

【路明非从楚子航手里接过冰激凌.JPG】
【路明非舔冰激凌楚子航看他吃.JPG】
【楚子航牵着路明非的手走进餐厅.JPG】
【楚子航给路明非拉开凳子.JPG】
【楚子航抓娃娃路明非偷偷看他.JPG】
【路明非楚子航抱着一堆娃娃相视而笑.JPG】
【其他略】

如果现在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路明非看到这些照片的心里感受,那应该就是前途无亮。

虽然我都已经做好芬格尔按照少女风格甚至故意歪曲的手法来拍的思想准备了,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他能这么鸡贼……你说这让别人怎么看我?怎么看师兄??这不就是基佬约会实录吗???可我是基佬师兄不是啊!而且我怎么不记得师兄还牵过我的手?真的牵过那我就不洗手了啊!

路明非心情复杂的把那几张楚子航和他在一个镜头里的照片存下来,然后抱着手机睡死过去。你要问他为啥还能睡得着?天大地大睡觉最大!难道他还能现在去揍芬格尔?还是抓住师兄的衣领猛摇问他为啥要雇芬格尔这个黑心货?

都不行吧,太麻烦了,果然还是先睡觉再说……

衣服都没脱的路明非睡着睡着就从沙发上掉下去了,在地毯上也睡得贼香,一看就是个好养活的。理所当然的,他的手机也掉在了地毯上,厚厚的地毯遮住了手机屏幕为他家客厅贡献出的一点点光芒,几秒后,这点光芒也消失无踪,他家彻底陷入了黑暗。

楚子航把路明非送回家,看着路明非走进那栋楼,然后他把这辆价值不菲的敞篷车开进路明非家楼下的车库,镇定自若地走进楼道,爬上六楼,打开了路明非家对面的房门。

如果让路明非看见这一幕可能会惊喜到心脏病发——虽然他那种没心没肺过日子的人不会得心脏病。他日思夜想的男神居然住他对门!这是什么,这是绝好的机会,他终于可以多收集一点楚子航的照片了!!【别问他怎么收集了,大家心知肚明,心知肚明就好,怂如路明非肯定是,偷拍啊】

然而楚子航是不会让他知道的,至少现在不行,时机还未成熟。

你要问为什么?你以为楚子航住到路明非家对门是凑巧?你以为路明非能抽中七日约会是凑巧?你以为他们穿一样的衣服是凑巧?你以为楚子航让芬格尔拍照是凑巧?

其实只有衣服是故意的,其他还真就是凑巧,巧的让楚子航默默在心里打了半小时篮球。

明天要去哪里?还去游乐园?楚子航难得严肃的思考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严肃是肯定的,说是无关紧要是因为他要带出去玩的不是个妹子,而是路明非,路明非肯定是不会挑地方的,就算楚子航带他去大排档他也会开开心心的撸串喝啤酒,顶多会用三秒吐槽一下这和师兄你画风不符,然后就继续开心的吃吃喝喝了。

不过这和楚子航的思考没什么关系,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划掉了女仆餐厅,转而写上了猫咪餐厅,虽然他很怀疑芬格尔说的【不会有人讨厌猫,正如同所有人都不会讨厌巧克力一样】这是不是真的,但路明非没有对他给的巧克力味冰激凌做出任何负面评价,所以姑且认为芬格尔说的是真的吧。

若有人能看到现在的楚子航,肯定会被他那种肃穆的表情镇住,没法把他现在的表情和挑选约会地点联系上。

闹钟叮的响了一下,他伸手拍了闹钟,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用睡美人等待亲吻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明天到底去哪里比较好……?】

芬格尔幸福的抱着银行卡睡觉这种事就没必要说得很仔细了,他被要求的可是尽可能的拍出看起来玩的很开心的照片,别管看上去会不会让人误会,只要看上去开心就行了。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二】

可能有点无聊啦毕竟是过渡章www【说的好样很多人会看一样!】

以下是正文——

虽然被一个棒棒糖堵住了嘴,但是棒棒糖总有吃完的时候,路明非正在肚子里酝酿该怎么和师兄说约会这个事儿就当个玩笑过去了吧,咱就意思意思一起玩七天也不枉我暗恋你这么多年,真的约会我还不得被你那几万女粉一人一口吐沫给淹死?真的要约会你这就是要草菅人命啊师兄!

当然了真要说的时候暗恋这段得掐掉,不然那还算什么暗恋了?跟直男告白是没有前途的,甭指望成功。这点路明非很早就知道了,早在他还和楚子航上一个中学的时候。

万人迷如楚子航那可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仅人长得帅,成绩好,喜欢运动,而且家里还很有钱,穿衣服特别有品味。这么说吧,当时中学里有一千个女生那就有一千个暗恋楚子航的女生,不过也许不止有一千个暗恋他的人,毕竟中学里还有男生。

正常来说谁也不会想到还会有男生暗恋他,毕竟他就是标准的男性公敌模板啊,谁希望自己女朋友做梦嘀咕出来的名字都不是自己而是他这个小白脸?要不是打不过他,早有人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了,揍了楚子航说出去绝对件特别有面子的事儿,不过你得做好注孤生的准备就是了。

就在高三毕业这个关键时刻,有人向楚子航告白了,但不是众所周知暗恋他的女神,甚至不是一个女性,是一个校外的学生,非常优秀的那种,长相也很男神,就是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敢跟楚子航告白。

也不是说楚子航就会对向他告白的人非常恶劣,但他拒绝的方法让人更受不了。他根本不会意识到你在向他告白,只会以为你在向他表达喜爱之情,问题是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你只会看他点点头,你以为他接受了你的心意,然后听他说:“谢谢你的喜欢,要和我一起去看场电影吗?我请客。”

幸运的人能和他看一场电影,然后再也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顶多是见了面,他能想起来你是谁,跟你点个头。

不幸运的人如同那个男生,他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要详细的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太残忍了吧?总之楚子航拒绝了他,还补了一刀:“我很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鬼知道他这个大众男神喜欢的会是谁,他对妹子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没人敢把他喜欢的那个人往自己身上套,只觉得这是他为了拒绝那个男生撒的谎。

在路明非走神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和楚子航又是走路又是坐车跑出去老远,他还是被楚子航一个脆亮的响指叫回了神:“师兄啊我跟你说个事,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卧槽这是哪?!”

路明非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售票口,再使劲抻抻脖子抬抬头,他终于看见了自己和楚子航正在哪里排队——赫然是本市那个最有名消费也最昂贵的游乐园!

我靠,师兄当真是要把约会进行到底了?虽然我知道他从来都是做事一丝不苟万里挑一连时间表都精准得跟一个机器人没区别的精英人士,但是这对我来说也太刺激了点吧?!真的要和他楚子航约会了啊!

路明非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突然跳动地飞快的小心脏,心说自己果然还是受不住这等高级男色的诱惑,哪怕是不经意的也受不住啊。要不……等这七天过去……破罐子破摔跟他告白了吧?反正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了,就当给自己吃个定心丸,反正也不会被接受,有什么关系嘛。

“游乐园。因为我没有过约会的经验,所以特意去网上查了一下约会应该去哪里,大多数人认为游乐园是约会的不二选择。”排队的人很多,吵吵嚷嚷说话都听不清楚,楚子航凑到路明非耳朵边才让他听清了自己说的是什么。他比路明非高上那么一点,不多,正好是他贴在路明非身后还能把下巴搁在路明非颈窝的身高,也许他自己是没什么特殊感觉,但是路明非已经被苏翻了,可惜路明非不仅是脸皮练出了厚度,被人在耳边吹风连耳朵尖都不见红的。

磕磕巴巴回了话告诉楚子航自己明白了,路明非一直沉默到要掏钱买票了。

他站在楚子航前面,售票员最先看见的却还是楚子航,本来他都掏出钱包准备大出血了,谁知道售票员和他师兄仿佛有什么无言的默契,一个人递票一个人交钱,动作无比流畅,就跟演练过很多次似的。

“师兄,你经常来这里吗?”路明非和楚子航走到比较宽敞的地方他才怀疑的问出声,毕竟刚才楚某人才刚说过自己这是第一次约会,怎么买票买的如此熟练?

路明非这货早就把什么约会还是算了吧扔到脑后了,来都来了不玩个痛快岂不是对不起门票钱?就算不是自己花钱看着都心疼啊!

“不算经常,一个月三四次吧。”楚子航淡定无比地从路过的冰激凌小摊上买了两个巧克力味的冰激凌“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的,但是我有一个网友说没有人会讨厌巧克力,这个时候如果问你想要什么口味会显得自己非常不了解你,所以直接买巧克力味的就行了,会让人感觉很体贴。”他那双浅栗色的眼睛明明白白的在问路明非:现在你有没有觉得我很体贴?

天知道路明非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让自己笑出猪叫,即使如此他也笑的说话都有点说不连续:“噗……师兄你居然还会,还会特意去研究这个?太专业了吧!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冰激凌给我?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是你再不给我真的要化了。”

楚子航纹丝不动:“这不是专业,这是对待约会应有的基本素质,微博上她们要求我晒约会的视频,我拒绝了,她们又打滚要求我晒照片。”他就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但是作为他的骨灰级粉丝,路明非知道他肯定是答应了,就算没直接答应但是照片肯定是会发了。说实话他心里有点小开心,居然还有人如此主动的帮他先提了这个要求,正好他不知道怎么跟师兄说想拍照的事——怎么看他收藏楚子航的照片都不太对吧??

“好嘞师兄,不就是照片吗,随便发几张给她们看看就行了,证明一下师兄你没有耍赖改和妹子约会。”从楚子航手里接过来冰激凌路明非就舔了一圈,先把容易化的部分舔掉了。

“……先去哪个项目?”楚子航看见他舔冰激凌手都顿了一下,不过他手稳得很,不用担心冰激凌掉没掉。

路明非豪迈地挥挥空着的左手:“师兄你开心就好!我随便!”其实是他根本就没来过这个游乐园,鬼知道到底有什么项目啊,万一选了楚子航不喜欢的那不是完了吗!

装作没听见路明非刚才那句话,他领着说师兄你开心就好啊的路明非来到了穿着小熊维尼布偶装的工作人员旁边。

“师兄,师兄你是认真的吗!要和小熊维尼合照?!”路明非又一次目瞪口呆。

“嗯。”楚子航已经在那一堆小朋友后面排队了。

不,不愧是我暗恋了好多年的男人,果然不同凡响!但是喜欢小熊维尼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来自于因为拍照片太久被诸多小朋友敌视的路明非地悲鸣。

这就是路明非和楚子航约会第一天的上午行程。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运气吧!【一】

嗯,无龙族血统的au,看看我能编到哪吧www

雷点我自觉是没有,如果雷到你一定要说出来啊!【屁啊说的好像有很多人会看一样】

以下是正文——

路明非现在贼怂,特别怂,怂的都要不是喜欢虚张声势卖萌为生的小熊猫,快成顾头不顾腚的鸵鸟了。

不是跟你吹,现在他经历的事儿放你身上你也怂,何况他路明非一个死宅。

具体发生了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路明非撞了狗屎运,他中奖了。他暗恋了好几年的师兄在微博上搞抽奖,抽什么奖,一个和他楚子航约会一周的机会。

路明非没忍住自己罪恶的手,抱着反正自己是个分母的心情转发了。

然后,他就中奖了,他师兄那些迷妹简直要疯了,天啦噜几万妹子粉丝谁也没抽到,偏偏就让他这个特立独行的男粉抽到了,这是什么运气,这就是你在家中坐曼德拉草自己从你家地板底下钻出来把你吓死了的几率啊!

没有其它选项,他师兄那个画手大触说了,不允许折现,不允许交易,他跟这个走了狗屎运的男粉认识,谁都别想浑水摸鱼,敢因为这个和小熊猫过不去的就开除粉籍。

当然了我们的橘右京大大是不会这么说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对不对!

总之,从这个星期五开始,他就要和他暗恋多年的师兄约会了。

路明非心里很忐忑,仿佛有百八十个大象一起在他心里跳踢踏舞,但是这么个难得的机会又不能不去,不去多吃亏啊?想他路明非从小到大偷奸耍滑就没干过吃亏的事儿,什么他都吃过,就没吃过亏!

何况这是他二十四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中奖,太有纪念意义了是不是,有意义到他疑神疑鬼觉得这是师兄黑箱给自己的安慰奖,反正师兄一个笔直如日本刀的男子觉得和他一个怂货约会肯定不会被占什么便宜,而那些女粉就不一样了,指不定约会第一天就想带着师兄去小旅馆,自费都行。

想了这么多路明非还是出门了,穿着他自己觉得特别有品味的一套衣服,然后到了约好的地方一瞧,哟,太巧了,师兄也穿着这套!

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给他一个光明正大和师兄穿情侣装的机会有没有!不得不说人帅穿什么都好看,在路明非身上皱皱巴巴仿佛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的格子衬衫,穿在他楚子航身上那简直就是不为人知的定制品牌啊!

路明非还在那里磨磨蹭蹭不好意思过去,但大街上可没那么多人能挡住他这么个大活人,楚子航老早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向这里来了,谁能看不到一群人里面浑水摸鱼的小浣熊?他就是没出声。他话少不假,但是这次他想吓唬一下这个好久没见到的学弟。

纠结要不要买点东西再过去的路明非刚下定决心,一抬头发现师兄不见了,这可把他吓坏了,我的天哪我不就是晚到五分钟吗师兄就跑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还是能的,笔直笔直的楚子航同学就站在他身后,看他茫然无措甚至团团转,没做什么套路的等他撞进自己怀里这样gaygay的事儿,而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处男如路明非也不会听不出自己暗恋多年的那一把沉如露水下坠,轻如羽毛拂面的男人声音,何况还是万年难得一听的笑声,他缓缓地扭过自己的脖子,听到自己那不堪重负的骨头们摩擦的吱嘎声,这声音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来——然而还是停下来了,他只是个人类又不是机器人,不可能无限度的转动他的脖子——然后看到了嘴角只是轻轻勾起,可笑容却让他觉得比他认识的那个意大利富N代还灿烂的楚子航。

路明非张张嘴,嘴里就被楚子航塞进去了一个棒棒糖,成功的把他即将说出口而且必定破坏气氛的话堵了回去。

别问楚子航为什么如此有经验,你家要是有一个跟二八少女没什么区别的老娘你也会这么熟练,当然了这个二八少女说的不仅是外貌,还有自理能力。

“好久不见。”楚子航先开口说出来的也就是这么四个字,但是他把路明非因为过度紧张扭出来的那个诡异姿势正过来了,毕竟他也是玩过篮球的,摆弄路明非一个瘦弱死宅的力气肯定不缺。

“嚎,嚎溜不叫啊。”嘴里塞着棒棒糖,肢体僵硬不能动的路明非扯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嫌弃的笑容。

妈的我怎么这么紧张啊!?不就是约会吗还没到最后一步我瞎紧张个屁啊!!但是师兄又不是芬格尔那块被嚼过的榴莲味口香糖,这没法不紧张啊啊啊——

这是路明非和楚子航第一天约会的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