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四】

呃,大概也能算过渡章??我就是很啰嗦写的很水啦!!群友说这是个有心机的师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开始————————

虽然这一天也没干什么特殊的事儿,但是能和楚子航一起待一白天就很特殊了对不对?何况还是以约会的名义一起玩,太振奋人心了。路明非当时没觉得怎么,晚上吃了一顿肯德基被楚子航开车送到家他才开始脸红心跳不能自己。

“我靠,我这是什么毛病,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延迟的习性的?要脸红心跳能不能在正确的时候啊?只能在回想的时候偷偷心跳,太丢份了。”呼哧呼哧爬上六楼的路明非突然觉得心情沉重,然后他就把沉重的自己“bia唧”一下贴在了沙发上,仰躺着刷微博,不看看芬格尔那个坑货到底拍了什么他真没法安心睡觉。

【路明非从楚子航手里接过冰激凌.JPG】
【路明非舔冰激凌楚子航看他吃.JPG】
【楚子航牵着路明非的手走进餐厅.JPG】
【楚子航给路明非拉开凳子.JPG】
【楚子航抓娃娃路明非偷偷看他.JPG】
【路明非楚子航抱着一堆娃娃相视而笑.JPG】
【其他略】

如果现在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路明非看到这些照片的心里感受,那应该就是前途无亮。

虽然我都已经做好芬格尔按照少女风格甚至故意歪曲的手法来拍的思想准备了,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他能这么鸡贼……你说这让别人怎么看我?怎么看师兄??这不就是基佬约会实录吗???可我是基佬师兄不是啊!而且我怎么不记得师兄还牵过我的手?真的牵过那我就不洗手了啊!

路明非心情复杂的把那几张楚子航和他在一个镜头里的照片存下来,然后抱着手机睡死过去。你要问他为啥还能睡得着?天大地大睡觉最大!难道他还能现在去揍芬格尔?还是抓住师兄的衣领猛摇问他为啥要雇芬格尔这个黑心货?

都不行吧,太麻烦了,果然还是先睡觉再说……

衣服都没脱的路明非睡着睡着就从沙发上掉下去了,在地毯上也睡得贼香,一看就是个好养活的。理所当然的,他的手机也掉在了地毯上,厚厚的地毯遮住了手机屏幕为他家客厅贡献出的一点点光芒,几秒后,这点光芒也消失无踪,他家彻底陷入了黑暗。

楚子航把路明非送回家,看着路明非走进那栋楼,然后他把这辆价值不菲的敞篷车开进路明非家楼下的车库,镇定自若地走进楼道,爬上六楼,打开了路明非家对面的房门。

如果让路明非看见这一幕可能会惊喜到心脏病发——虽然他那种没心没肺过日子的人不会得心脏病。他日思夜想的男神居然住他对门!这是什么,这是绝好的机会,他终于可以多收集一点楚子航的照片了!!【别问他怎么收集了,大家心知肚明,心知肚明就好,怂如路明非肯定是,偷拍啊】

然而楚子航是不会让他知道的,至少现在不行,时机还未成熟。

你要问为什么?你以为楚子航住到路明非家对门是凑巧?你以为路明非能抽中七日约会是凑巧?你以为他们穿一样的衣服是凑巧?你以为楚子航让芬格尔拍照是凑巧?

其实只有衣服是故意的,其他还真就是凑巧,巧的让楚子航默默在心里打了半小时篮球。

明天要去哪里?还去游乐园?楚子航难得严肃的思考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严肃是肯定的,说是无关紧要是因为他要带出去玩的不是个妹子,而是路明非,路明非肯定是不会挑地方的,就算楚子航带他去大排档他也会开开心心的撸串喝啤酒,顶多会用三秒吐槽一下这和师兄你画风不符,然后就继续开心的吃吃喝喝了。

不过这和楚子航的思考没什么关系,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划掉了女仆餐厅,转而写上了猫咪餐厅,虽然他很怀疑芬格尔说的【不会有人讨厌猫,正如同所有人都不会讨厌巧克力一样】这是不是真的,但路明非没有对他给的巧克力味冰激凌做出任何负面评价,所以姑且认为芬格尔说的是真的吧。

若有人能看到现在的楚子航,肯定会被他那种肃穆的表情镇住,没法把他现在的表情和挑选约会地点联系上。

闹钟叮的响了一下,他伸手拍了闹钟,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用睡美人等待亲吻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明天到底去哪里比较好……?】

芬格尔幸福的抱着银行卡睡觉这种事就没必要说得很仔细了,他被要求的可是尽可能的拍出看起来玩的很开心的照片,别管看上去会不会让人误会,只要看上去开心就行了。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三】

嘛,稍微,稍微推进了一点点剧情?说到底根本就没恋爱过的我干嘛要写这种文啊!【跪】

正文开始——————

总算从一堆眼神都要冒火的小屁孩里挤了出来,路明非觉得自己都快虚脱了,那个冰激凌吃的都头疼——废话为了拍照不手抖他五口就干掉一个冰激凌,能不头疼吗——而提出要拍照并且完美执行了这项任务的楚子航还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他身边,据路明非目测,他穿的衬衫连个褶子都没多。

妈的,同样是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自带了十米厚的滤镜不成?

路明非沉思几秒,得出结论:不仅恋爱能使人智商降低到平时的负数,暗恋也能!

其实是楚子航偷摸整理了一下,说出来也没人信就是了。

照相能有多慢?距离这一天过去仍有很长的时间。小浣熊在心里盘算着让楚子航见识一下自己唯一能骄傲亮出来项目——打气球,但还没等他说出口,他身上其他的部位就代替他说出了下一个项目,不,用说来比喻不太恰当,应该是吼。

“咕噜噜————”这提议真是响亮又突出,不是饿了一两天这肚子都叫不出能让别人也听见的怒吼。路明非老脸一红,低下头在虽然不光滑但也绝对平坦没有缝让他利用的地上找缝,妄图钻进去逃避这残酷的现实,现场尴尬得他都没能捕捉到楚子航眼睛里转瞬即逝的一抹笑意。

一只温暖又修长的手伸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路明非猛地抬起头,速度快到让他这个轻微贫血患者眼前一黑,只见楚子航拿出两张特殊的票,用他那在路明非耳朵里绝对算得上天籁之音的声音说:“我已经订好了这里餐厅的包厢,十二点了。”丝毫没提刚才路明非肚子的怒吼,至于为什么会提十二点……刚才已经说了他有时间表的对吧?十二点他就该吃午饭了啊!这个只要是他的老粉都知道的,如果好运气碰上他在直播画画,还能欣赏一下他吃中午饭的英姿。

路明非已经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了,就连约会都有专门的时间表?师兄你是时间表狂人么?定时间表是不是在时间表上也有一个特殊时间啊?就算不是真的约会也让我有个期待好不好,你这样我很难严肃认真的和你约会完这七天的啊!

严肃认真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路明非连想都没想就猛烈地上下摇晃起了他那个好不容易才整理到能出门的乱毛脑袋,力气之大让旁人都有点担心下一秒自己面前会不会出现这小伙子死不瞑目的头颅。

然后,Mr.路就又一次一脸呆滞地和楚子航坐在了一个据说不穿正装不让进的餐厅,然后又继续呆滞地坐在了餐桌旁边,都没反应楚子航替他拉开椅子这个微妙的举动。

卧槽,卧槽,我虽然知道师兄家有钱,他本人也不缺钱,但是这已经不是有钱的范畴了吧?这是刷脸进餐厅么?但是这是能刷脸进的餐厅吗?师兄这张脸又升值了,让人颇感欣慰——个屁啊!?

完了完了,这要是让那帮迷妹知道师兄其实是这样的人,我又得多多少情敌啊?

路明非苦着脸对着牛排下了嘴,只是瞬间他那张皱成包子的脸就舒展开了,要不是这地方不让大声喧哗,他估计自己能用声音把房盖给掀开。

太好吃了有没有?!他都没看见楚子航点单就上了菜,每一道都让他觉得自己以前吃的可能都是猪食,吃完以后他揉着肚子跟楚子航虚情假意地抱怨:“师兄你给我吃这么好的东西,以后我吃别的不就食而无味了吗!唉,我们接下来去——”

楚子航打断了他的话,坚定的:“去娃娃机,抓娃娃。”

!??????????我是不是穿越了?!这个世界已经这么玄幻了吗?那我是不是还可能成为一本小说的主角,拿着屠龙宝刀跟切菜似的斩龙啊?身负什么超级血统,一不小心就不是人那种超强的主角!

路明非也就想想,他还能拒绝楚子航不成,楚子航又不是要他吃喝女票赌杀人抢劫,不就是抓个娃娃么,多大点事?他这就让楚子航见识一下他在游戏厅里练出来的抓娃娃绝技!

事实证明了,想象和现实果真是不一样的,抓娃娃的主要战斗力还是楚子航,但是路明非总觉得今天楚子航好像特别照顾他,不然怎么解释他一抓一个准,楚子航平均五十个币子才能勉强抓一个上来这种事儿?他什么时候运气这么好了,这也不是在做梦啊,怪了怪了。

难道和楚子航在一起我就有好运加成?呸呸呸,什么在一起,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可不能随便立这种危险的flag!

抱着一堆小兔子小熊猫小狗的公仔,楚子航和路明非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先笑出声的,反正他俩足足笑了五分钟,然后就把多余的娃娃分给了一旁眼巴巴看着的小孩儿。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抓娃娃都能抓一下午,果然专注做事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区别只是楚子航专心抓娃娃,偶尔才扭头看路明非两眼,路明非把这个理解成他师兄问他要不要玩,摆摆手,然后继续装作看楚子航抓娃娃,实则盯着楚子航侧脸的举动。

“明天在这里的门口集合吧。”虽然这一天都没看见楚子航拍照的举动,但是路明非管这么多吗?不,他根本不管的,直到他开开心心的回家登录微博他才发现,不是楚子航没拍照,是有别人在拍啊!

……为什么拍照要雇芬格尔?!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呢?芬格尔要是不黑你他就不是偷窥女生宿舍未遂被抓住八年以后才毕业的芬狗啊!

一天的约会终于结束了。

【酒茨】茨木今天不太对(4)

喝了点酒然后写的……嗝。


正文开始——

不愧是天皇后裔出身,就算是幼年时期也如此认真磨练自己。但是,这样可不行啊博雅,小孩儿就该有小孩儿的样子!

怀里抱着缩成一团打着小呼噜的老爷子,安倍晴明在桌子上撑着下巴,歪歪斜斜地倚着桌子,眼睛一直盯着外面正努力想要拉开那把红色长弓的小博雅。

小博雅不像茨木那样有强大的妖力护着,同样是中了咒术变回小孩子的模样,茨木还能保留记忆,他便就真的是个小孩子了,虽然他的灵力也很强,可终究强不过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茨木童子。这是他自己下的咒被茨木童子身上本就有的咒同化,相对于茨木童子而言,持续时间要短很多,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他非常脆弱。

“博雅君?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吧?”安倍晴明还是有些良心的,外头太阳正是炙热的时候,再让源博雅练下去说不定会中暑,那样被远游的白狼知道了会……也许会被说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那样可就麻烦了啊。

“喔!晴明桑是这么觉得的吗?可我还觉得远远不够啊!现在的我连自己成年时的武器都无法好好使用,这不是太无能了吗?”小博雅用手臂擦擦脸上的汗水,笑的十分健气却拒绝了安倍晴明的提议“我多练一会儿也可以的,这种程度还是……”

这么说着就昏昏沉沉地向后面倒过去了啊?!博雅从小就这么能逞强的吗??安倍晴明不禁在心里吐槽,并且用出了不像是阴阳师能有的极快速度接住了倒下去的小博雅,同时怀里的老爷子也没有被吵醒,真是可喜可贺的成就——才怪。

本来只要这样把小博雅抱到屋子里好好照顾一下就可以好了,结果不知道哪个大嘴巴的式神把源博雅幼年化的消息传到了就住在不远地方的大天狗耳朵里,就在安倍晴明抱住小博雅那瞬间,大天狗破门而入,安倍晴明这副左手抱猫右手抱小博雅的样子让他的脸瞬间扭曲,变成了以他腰上那个面具的样子都觉得可怕的脸。

然而安倍晴明还在没心没肺的打招呼“哟,这不是大天狗吗?最近过得还不错吧,你也是来看博雅的?哇你这脸可比酒吞童子鬼身的那个面具还可怕了啊。”一边说着他一边往屋子里走。

大天狗猛地冲到安倍晴明前面,一声爆吼“我错信了你!你居然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类?!放开博雅!”他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可能是被博雅可爱到了,然而安倍晴明桑毫不为之所动,绕过他继续往屋子里走,倒是博雅被他这一声大吼吵醒了,打了个激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博雅吓得缩在晴明怀里,脸都吓白了,大天狗被博雅惊吓之下触发的咒术变成了一只猫,长翅膀的猫。

安倍晴明眼神一凛,使出符咒将老爷子和博雅护住,只见被强行破开的大门窜入一道黑烟,大量的黑烟随之涌入,托着一个他们都很熟悉的黑脸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安倍晴明的错觉,那个男人看见大天猫(?)以后脸更黑了。

“安倍晴明,你有了那么多式神还不满足?大天狗不过是闯入了你的院子,你何必使用咒术让他变成这般模样!”黑晴明咬牙切齿愤愤不平。

“我很满足啊,也不是我用的咒术,他自己触发了博雅的咒术,与我何关?”晴明一脸无辜。

“你!居然还敢狡辩?!”黑晴明抬手便是一道散发着黑气的符咒,眼看着就要展开一场大战,但那狂涌而来庞大又愤怒的妖气让他们要出手的动作停滞了,又有一个红发大妖破坏了仅剩的半块门板,怀中抱着个化形不完全的猫妖冲了进来。

妖未到声先进“安倍晴明!!你欠本大爷一个解释!谁准许你把本大爷的鬼将变成这般不堪的模样的?你的头颅都是本大爷好心施舍给你的,让他多待在你的脖子上几天,你是不想要那东西了?!”

酒吞童子这是真的快气炸了,庞大的妖气毫不遮掩的向着院子里碾压过来,想要和晴明打架的黑晴明也不得不出手防御,院子里的两个防护罩犹如海啸中的小船,想要颠覆也就是海啸翻手之间的事情。

“酒吞童子!你冷静一下!!”安倍晴明皱着眉头稍微有些艰难的抵挡着妖气,黑晴明和酒吞童子没什么好说的,也是皱着眉抵挡。

“哼。”出人意料的是酒吞童子真的停下了妖气的扩散,因为他怀里的那只“猫”好奇地探出了头,嘶哑的喵了一声“喵~—”

酒吞童子黑着脸,把他压了回去,彷如利刃的目光直直戳向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头很疼,心很累,肝很碎。

突然有一个脑洞诶嘿(*ฅ́˘ฅ̀*)♡


这个脑洞ooc我也……半年前的【捂脸】

【酒茨】茨木最近不太对(3)

我跟你们讲,你们肯定没见过这么直的酒吞童子!!简直就是一股清流!!!【不会开车所以我哈哈哈的把我的吞变成了一股清流哈哈哈!!】
以及,微晴博√,不过因为太少了所以就不打tag了√

所以说,源博雅那个家伙到底给茨木童子下的是什么见鬼的咒术?难道,源博雅他其实非常有咒术天赋?

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真的是一件非常让人恼怒的事情,对人来说是如此,对于鬼来说那程度就更加深刻。

酒吞童子是被一阵怪异的喵喵声吵醒的。

在他的感知中他也就睡了一天半而已,要知道,喝了神酒然后睡觉的话,就算是他酒吞童子最短也得睡上个三天四天的,而现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吵醒,他的心情可想而知,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糟糕透顶】。

还好他就算被吵醒也留有一部分理智,在要把瘴气爆发出去的时候还能想起自己身边睡着一个中了咒术的“弱小”茨木童子,强忍着爆发的冲动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愣是把堂堂大江山统领百鬼的鬼王给吓了一哆嗦,被吵醒的暴怒都抛到了脑后——跟他看到的东西相比,被吵醒算个什么事。

酒吞童子一睁眼就看到他亲自带大的白毛大鬼茨木童子变回了成年的体型,他穿的小衣服早被撑坏了,丢在一边团成一个球。还没等他鄙夷源博雅那家伙的咒术这么轻易就被破除了,蜷缩成一团的茨木童子伸展开身体,暴露出头顶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和一根……怎么看都绝对是猫尾巴的东西,而与此相对的是,茨木童子的妖气象征,那双鬼角不见了踪影,他的右手却完好无损,左边的鬼爪也变回了人手。不仅如此,现在的他让酒吞童子感受不到一丝妖气的存在。也就是说,不算那耳朵和尾巴,现在的茨木童子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身强体壮的普通人。

“茨木童子?前天你可没跟本大爷说这咒术还会有这样的变化,不过这样本大爷倒也不会后悔去把你找来了,一个人类在这山林中是活不下去的。”酒吞童子左手撑地坐起来,茨木童子就在他左手边趴着,懒懒散散的样子还真有点像只猫。

奇怪的是,茨木童子听了这话一点反应也没有,既不夸赞也不反对,那样子就像是酒吞童子未曾成为鬼时养的猫,懒洋洋的趴在主人手边,感觉到酒吞童子在看自己就乖巧地抬起头用脸去蹭他的手,但对酒吞童子的话语一点反应也没有,连叫他的名字也听不懂,就是一只不懂人语的笨猫。

若真的是一只普通的猫这么蹭酒吞童子,他会不动声色但是手脚麻利的开始撸猫,可问题在于茨木童子不是一只猫,他是酒吞童子养大的鬼,一个本应与酒吞童子并肩而行看遍世间美景,一同痛饮美酒,赏月高歌的狂傲大鬼,虽然比起酒吞童子想象中的情景多出了无数吹捧之词,可他就是这样的,这才是茨木童子,他不应该是一只会如此熟练的撒娇的猫。

蹭完酒吞童子的手,心理上已经完全是一只笨猫的茨木童子本能的觉察出面前的这个让他感觉很亲近的红发人类在生气,非常生气,因为睡眠而垂落的红发都向上飘去,在空中狂舞。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个人类,也不敢再蹭,只好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不停地喵喵叫,尾巴也吓得炸了毛。

听到茨木童子那低沉怪异的猫叫声,暴怒中的酒吞童子骤然冷静了下来,他现在知道到底是什么声音把自己吵醒的了。现在酒吞童子不仅要为了自己那被打扰了的好眠,还要为被如此欺辱的茨木童子讨个公道回来。

“本以为那是你等良心发现来给茨木解除这可笑的咒术,没料到反而变本加厉,真当本大爷是绝情到都不在乎自己……朋友的鬼了不成?安倍晴明,本大爷决定暂且不与你计较红叶那事果然是个错误!现在你连本大爷身边的男鬼都不放过了,这次我绝对不会轻易饶恕你!”酒吞童子从鬼葫芦张大的嘴里拿出自己备用的浴衣把赤裸的茨木童子一裹,驾起瘴气毫不收敛的向着平安京方向直线赶去。

“啊切!嘿嘿,这次我悄悄给茨木童子解开咒术也算是交好酒吞童子了吧?但是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难不成这事还有什么波折?”安倍·猫控·弄巧成拙·傻笑·晴明打了个喷嚏,搓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混不在乎的去找正在照顾小源博雅的猫咪惠比寿打算撸猫顺便看看博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