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闪恩】如何糊弄开心到慌乱的最古英雄王【短打一发完】

  大概是本王在做梦吧。
  
  吉尔伽美什猛地从床上坐起,掀开身旁的被子,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在身旁安睡的恩奇都,不由得在心中对自己的千里眼产生了极其严重的怀疑——说好的这个非酋不会有恩奇都的呢?这个头发长长的,发色绿绿的,整个人软软的恩奇都是哪来的?市场上买的吗?有这样的市场本王就让整个世界充满恩奇都啊!
  
  不不不,无论怎么说整个世界全都是恩奇都什么的还是太吓人了,与其想他的来历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面对阔别已久的挚友,悲恸大哭着送走的家伙现在应该看着我的笑脸醒过来吗?好像不行,上次这么做和他打起来毁了好大一片宫殿,之后还被抱怨说一直都是一脸傲慢不屑甚至没表情的人就不要勉强自己笑出来,真的很吓人什么的……
  
  本王的笑容真的很吓人?不可能,但是会把不清醒的恩奇都吓到直接出手的地步,上次那种勉强的笑容怎么说都是不行的了,虽说本王的笑容就是对其他杂种的恩赐,可……反正恩奇都不是那些杂种,不管怎么说还是试着小时候那种傻乎乎的笑容比较好吧。
  
  吉尔伽美什愣愣地坐了很久,恩奇都都向着有被子的那里凑了凑,他才超小心地把被子给恩奇都盖上,挥手从王之宝藏里取出一面镜子,对着它开始练习笑容。
  
  眼睛睁大点,嘴角勾起来点……不行,这不是和上次一张了吗!这绝对不行。
  
  眯起眼睛勾起嘴角……不行,太傻了,有损本王在恩奇都心里的光辉形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笑一下这么容易的事原来还挺有难度的?吉尔迦美什沉思。
  
  本王记得,有一次看着阳光下的恩奇都,他转过来对本王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那个时候……我应该是笑了,因为恩奇都一副震惊的样子,接着笑得更开心了,那个时候的感觉要是找回来就绝对没有问题了,绝对。
  
  他开始回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这是身为英灵,身为从者,身为乌鲁克王的他才能想的起来的,久远的时光碎屑。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下午呢?万物都在阳光的抚慰下欢唱,弱小如兔子,田鼠这类的小东西都敢于从地下探出头,在茂盛的草地上寻找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
  
  恩奇都很喜欢夏天,更喜欢在夏天的草地上打滚,蚊虫不会去伤害他,兔子田鼠乐于亲近他,就算是身体庞大的肉食动物也会在他的抚摸下乖巧的趴伏在他身旁,那时还没有白雪公主这个故事,不然静静坐在一旁宫殿里品尝美酒的吉尔迦美什肯定会用这个故事里的公主去形容那时的恩奇都。
  
  但是吉尔迦美什不喜欢公主的孱弱。恩奇都除了耀眼的美貌和看起来瘦弱的身躯以外,和那个只会逃跑、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公主完全不同,他的强大是被他吉尔迦美什,乌鲁克的王所承认的。
  
  恩奇都在宫殿外的花园——如果那种任由野花野草生长的被圈起来的地方也能称作花园的话——里赤着脚散步,像一个纯真的小女孩一样跳跃着用手扑蝴蝶,抱着没精神的黄金鬃毛大狮子在草地上打滚,扒拉他的圆耳朵,渴了就跑进宫殿抢旁观的吉尔迦美什的美酒,累了直接躺在草地上尽情的舒展身躯。他还尝试过把躲在阴凉里的吉尔迦美什也一起拖来玩,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却异常坚定,除非恩奇都肯同他一起游泳,不然他绝对不会在这个阳光炽热的时候去草地上跟他一起打滚。
  
  可惜,他反抗无效,最终他还是在太阳向西跑了挺远的时候被恩奇都给拽到了草地上,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是躺在那里,恩奇都自己也能在旁边玩的很开心。
  
  至于笑……啊,他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笑的了,恩奇都玩的时候一直在笑,笑容始终都是那么开心,他可能是被感染了吧,那个时候他又没有镜子,哪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笑的,这种回忆除了让他想念恩奇都,好像也没有别的用处了。
  
  而现在,恩奇都就躺在他的身边,非要动用大量的脑力去回忆曾经的美好时光现在看来真的是太傻了,为什么不在恩奇都醒着的时候再和他一起在草地上躺着?这些杂种完全不能阻止他这么做,就算他们阻止,他也不会听的!
  
  这么想着吉尔伽美什倒是露出了一个大概能算是开心的笑容,他的目光移到恩奇都身上立马就变得温柔了许多,虽说他本人并不能认识到这一点。
  
  现在笑容有了,还是一个开心的笑容,恩奇都顺理成章的醒过来,揉着眼睛和他打招呼:“嗯,吉尔早安。因为昨天被召唤来实在是太晚了,御主又说迦勒底里面房间不够,所以我就直接问了你的房间过来了……啊,吉尔你在笑!这种笑容真是久违了……诶?诶?!吉尔?”
  
  吉尔伽美什没等他说完话就伸出手臂将他抱在了怀里,抱得恩奇都手足无措也不肯放开,迎接挚友回归的笑容什么的他都给丢到脑后了,现在他只想抱着恩奇都,绝对不放手。
  
  “你……来的太慢了啊,让本王等这么久,惩罚是什么你一定想好了吧。”吉尔伽美什这么说道。
  
  “啊啊,好的,陪你去泡温泉怎么样,迦勒底里面这种设施很完善啊。”恩奇都回抱住吉尔伽美什,回复道。
  
  
  
  
  
  
  其实,恩奇都刚才是醒着的,在吉尔伽美什拿出镜子之前就醒了,偷偷看着挚友变换表情甚至陷入回忆的事情对他来说着实很有趣,不过这种事不能跟吉尔伽美什说,更不能让他发现,他会恼羞成怒的。
  
  “没了全知全能之星的吉尔真的很好糊弄。”
  “而且我真的不怕游泳,泡温泉也是完全没问题,会担心我在水里化掉的自始至终都只有吉尔一个人啊。”
  
  恩奇都如此说道。

        end

【闪恩】关于跟古人错误的示爱方式【一发完】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闲散又舒适的下午,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刚刚吃完午饭,吉尔伽美什负责把盘子放进自动洗碗机,而恩奇都缩成一团坐在微微结了霜的落地窗旁边,捧着一杯热可可,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发呆。

  他并不是怕冷,只是单纯觉得这种时候捧着热可可非常舒服,所以他就这么做了。吉尔伽美什的身份和能力决定了他们两个几乎没有为金钱犯过愁,这座有着大游泳池的别墅就是吉尔伽美什用金子砸回来的,虽然恩奇都并不觉得两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必要,可想想吉尔伽美什曾经住的宫殿,他又觉得这别墅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真真是委屈了他。

  下雪对于恩奇都来说是难得的景色,他记忆中的冬天并没有如此洁白晶莹的小东西到访,能把他所喜欢的森林装饰得如此神圣美丽,真是大自然了不起的杰作。

  一具带有人类温度的躯体贴了过来,不用猜也能知道这是他的挚友,恩奇都将脸颊在挚友所贴过来的脸庞上蹭了蹭,热可可也送到了他嘴边。

  “辛苦了吉尔,来喝一口热可可吧,在这种天气喝热可可对于人类来说似乎是一种非常幸福的的体验呢。”被恩奇都赶去做杂活的吉尔伽美什本来有的一肚子怨气,就这么在一口热可可下蒸发得无影无踪,虽然他嘴上还是说着什么【不过是那些杂种所喜欢的饮料,拿给我喝还是太过于劣质了。】

  恩奇都被吉尔伽美什抱在怀里,没在乎他挚友所嘀咕那些话,将杯子收回来自己又喝了口热可可,轻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据说这样的大雪对于明年的作物是个好兆头,东方的那句话你知道的吧?瑞雪兆丰年,如果每一次都能丰收就好了,子民们能够吃饱肚子,森林也会因此而生机勃勃。”

  “嘁,本王不需要知道关于那些杂种的事情。但是下雪是件好事,至少在娱乐上雪很有用处,勉强是一种能够娱乐本王的东西。”吉尔伽美什动作隐蔽地蹭了蹭恩奇都的柔滑发丝,对于他的说法不置可否,毕竟这都是多少年以后了,他们的子民早就不知道还有他这么一个王的存在,当然了,他也没有想继续去当王的想法。

  仍旧穿着那身白袍的恩奇都和穿着家居服的吉尔伽美什就这么沉默了,唯一能证明时间仍然在流逝的东西是那杯不断减少的热可可,而雪一直在下,被风吹的狂乱飞舞,从天而落又被风吹回灰白色的天空中让人无从寻觅它的踪迹。

  这雪要下到何时呢?最古老的英雄王和其挚友的一个下午就这么在看雪中度过了,下大雪时很难让人从天色中分辨出时间,但是吉尔伽美什的人类躯体告诉他,他饿了。

  寂静无声的看雪时光就这么被英雄王咕咕叫的肚子给打断,恩奇都从吉尔伽美什怀中站起,决定要做个火锅来暖和暖和身体。看他轻巧地走向厨房,感觉怀中空虚的吉尔伽美什也只好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帮着去做饭——一般人哪能有这种待遇呢?可恩奇都总是不一样的,正如喝热可可还是喝红酒的区别,你要让吉尔伽美什自己选,就算是这种适合抱着暖炉喝热牛奶热可可的时候他也会举着红酒杯不屑地看着喝热乎乎饮料的家伙,恩奇都却不同,他喜欢喝任何饮料,也擅长在合适的场合挑选合适的饮料。在早晨喝热牛奶,中午和晚上可以放纵吉尔喝各种各样并不那么好喝的酒,下午要看天气来选择,总之不能一味的喝酒嘛,那样多无趣多单调呢?

  从这个方面来看真是难以理解他们两个的友谊,友谊也是个说不清的东西就是了。

  菜谱是由恩奇都决定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落地窗旁放个被炉,加上配料丰富的火锅,再配上能让吉尔伽美什点头的清酒,这顿晚餐即使是吉尔伽美什也是挑不出问题的。恩奇都把一切他不爱吃的菜排除在火锅之外,比起日本的火锅,恩奇都做的这个大概更像东方人会吃的火锅,毕竟肉的成分比蔬菜要多太多了,恩奇都还好,吉尔伽美什可是个纯粹的肉食主义者,面包都不愿意多吃。

  窗外的雪似乎比下午平静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落日把风也一起带走了。恩奇都捧着日式小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清酒。桌子上的菜差不多被他们两个大胃王清空了。吉尔伽美什凑在恩奇都身旁,也拿着酒杯在喝酒,但他的目光不在窗外纷纷洒洒的雪花上,而在恩奇都身上。

  “吾之挚友哟,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一直盯着窗外呢?真的只是因为那些杂种能够获得丰收吗?”

  吉尔伽美什此刻忽然敏感了起来,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轻声询问。

  恩奇都难得地犹豫了:“倒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只是啊,吉尔,我在想,此刻我与你的重逢会不会就像这雪一般美好却短暂?子民们会因为这大雪而开心于明年的丰收,你如果开心于此刻与我的重逢,在下一刻又失去我,到底会如何呢——这么想着的我,又想起了与你失去的几千年,你就是你,不会因为失去任何事物而无法生存下去,那么如果我向你表达自己的爱恋之情,会使你同获得丰收的子民一般开心吗?又或者是不会有那么多的喜悦?”

  吉尔伽美什伸出手臂,紧紧地拥抱着恩奇都,为他此刻的坦诚而感到了无比的喜悦“恩奇都哟,你根本不必为此而烦恼,那些杂种怎么能和你我相提并论,与你的重逢为我带来的喜悦……那种喜悦是无法用语言能够描述出来的,哪怕仅是与你重逢,就已经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喜悦,何况是被你表达喜爱之情呢?”

  恩奇都被穿着家居服的吉尔伽美什抱在怀里,此时显得无比乖巧,他伸手用力地回抱住吉尔伽美什,以表示自己的决心——用力太大让吉尔伽美什平静的脸庞有那么一丝扭曲,但是能够再次抱住恩奇都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恩奇都控制不住力气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停了,雪也不再落下,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伸出半个脸庞,清冷的光辉笼罩在大地上,恩奇都从吉尔伽美什怀中探出头,望向落地窗外的天空:“吉尔,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吉尔伽美什恍惚一瞬,立刻回复:“我死而无憾。”

  

  

  

  

  

  

  

  然后他就被恩奇都给打了,好不容易重逢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何况恩奇都就是感叹一下回到吉尔伽美什身边连看到月亮都觉得格外美丽,吉尔伽美什这回复的是个什么?

  恩奇都:吉尔说话不着调更严重了怎么办,打一顿能治好吗?

  吉尔:本王到底做错了什么,恩奇都以前害羞不会打人的,好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