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闪恩】关于跟古人错误的示爱方式【一发完】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闲散又舒适的下午,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刚刚吃完午饭,吉尔伽美什负责把盘子放进自动洗碗机,而恩奇都缩成一团坐在微微结了霜的落地窗旁边,捧着一杯热可可,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发呆。

  他并不是怕冷,只是单纯觉得这种时候捧着热可可非常舒服,所以他就这么做了。吉尔伽美什的身份和能力决定了他们两个几乎没有为金钱犯过愁,这座有着大游泳池的别墅就是吉尔伽美什用金子砸回来的,虽然恩奇都并不觉得两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必要,可想想吉尔伽美什曾经住的宫殿,他又觉得这别墅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真真是委屈了他。

  下雪对于恩奇都来说是难得的景色,他记忆中的冬天并没有如此洁白晶莹的小东西到访,能把他所喜欢的森林装饰得如此神圣美丽,真是大自然了不起的杰作。

  一具带有人类温度的躯体贴了过来,不用猜也能知道这是他的挚友,恩奇都将脸颊在挚友所贴过来的脸庞上蹭了蹭,热可可也送到了他嘴边。

  “辛苦了吉尔,来喝一口热可可吧,在这种天气喝热可可对于人类来说似乎是一种非常幸福的的体验呢。”被恩奇都赶去做杂活的吉尔伽美什本来有的一肚子怨气,就这么在一口热可可下蒸发得无影无踪,虽然他嘴上还是说着什么【不过是那些杂种所喜欢的饮料,拿给我喝还是太过于劣质了。】

  恩奇都被吉尔伽美什抱在怀里,没在乎他挚友所嘀咕那些话,将杯子收回来自己又喝了口热可可,轻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据说这样的大雪对于明年的作物是个好兆头,东方的那句话你知道的吧?瑞雪兆丰年,如果每一次都能丰收就好了,子民们能够吃饱肚子,森林也会因此而生机勃勃。”

  “嘁,本王不需要知道关于那些杂种的事情。但是下雪是件好事,至少在娱乐上雪很有用处,勉强是一种能够娱乐本王的东西。”吉尔伽美什动作隐蔽地蹭了蹭恩奇都的柔滑发丝,对于他的说法不置可否,毕竟这都是多少年以后了,他们的子民早就不知道还有他这么一个王的存在,当然了,他也没有想继续去当王的想法。

  仍旧穿着那身白袍的恩奇都和穿着家居服的吉尔伽美什就这么沉默了,唯一能证明时间仍然在流逝的东西是那杯不断减少的热可可,而雪一直在下,被风吹的狂乱飞舞,从天而落又被风吹回灰白色的天空中让人无从寻觅它的踪迹。

  这雪要下到何时呢?最古老的英雄王和其挚友的一个下午就这么在看雪中度过了,下大雪时很难让人从天色中分辨出时间,但是吉尔伽美什的人类躯体告诉他,他饿了。

  寂静无声的看雪时光就这么被英雄王咕咕叫的肚子给打断,恩奇都从吉尔伽美什怀中站起,决定要做个火锅来暖和暖和身体。看他轻巧地走向厨房,感觉怀中空虚的吉尔伽美什也只好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帮着去做饭——一般人哪能有这种待遇呢?可恩奇都总是不一样的,正如喝热可可还是喝红酒的区别,你要让吉尔伽美什自己选,就算是这种适合抱着暖炉喝热牛奶热可可的时候他也会举着红酒杯不屑地看着喝热乎乎饮料的家伙,恩奇都却不同,他喜欢喝任何饮料,也擅长在合适的场合挑选合适的饮料。在早晨喝热牛奶,中午和晚上可以放纵吉尔喝各种各样并不那么好喝的酒,下午要看天气来选择,总之不能一味的喝酒嘛,那样多无趣多单调呢?

  从这个方面来看真是难以理解他们两个的友谊,友谊也是个说不清的东西就是了。

  菜谱是由恩奇都决定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落地窗旁放个被炉,加上配料丰富的火锅,再配上能让吉尔伽美什点头的清酒,这顿晚餐即使是吉尔伽美什也是挑不出问题的。恩奇都把一切他不爱吃的菜排除在火锅之外,比起日本的火锅,恩奇都做的这个大概更像东方人会吃的火锅,毕竟肉的成分比蔬菜要多太多了,恩奇都还好,吉尔伽美什可是个纯粹的肉食主义者,面包都不愿意多吃。

  窗外的雪似乎比下午平静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落日把风也一起带走了。恩奇都捧着日式小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清酒。桌子上的菜差不多被他们两个大胃王清空了。吉尔伽美什凑在恩奇都身旁,也拿着酒杯在喝酒,但他的目光不在窗外纷纷洒洒的雪花上,而在恩奇都身上。

  “吾之挚友哟,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一直盯着窗外呢?真的只是因为那些杂种能够获得丰收吗?”

  吉尔伽美什此刻忽然敏感了起来,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轻声询问。

  恩奇都难得地犹豫了:“倒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只是啊,吉尔,我在想,此刻我与你的重逢会不会就像这雪一般美好却短暂?子民们会因为这大雪而开心于明年的丰收,你如果开心于此刻与我的重逢,在下一刻又失去我,到底会如何呢——这么想着的我,又想起了与你失去的几千年,你就是你,不会因为失去任何事物而无法生存下去,那么如果我向你表达自己的爱恋之情,会使你同获得丰收的子民一般开心吗?又或者是不会有那么多的喜悦?”

  吉尔伽美什伸出手臂,紧紧地拥抱着恩奇都,为他此刻的坦诚而感到了无比的喜悦“恩奇都哟,你根本不必为此而烦恼,那些杂种怎么能和你我相提并论,与你的重逢为我带来的喜悦……那种喜悦是无法用语言能够描述出来的,哪怕仅是与你重逢,就已经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喜悦,何况是被你表达喜爱之情呢?”

  恩奇都被穿着家居服的吉尔伽美什抱在怀里,此时显得无比乖巧,他伸手用力地回抱住吉尔伽美什,以表示自己的决心——用力太大让吉尔伽美什平静的脸庞有那么一丝扭曲,但是能够再次抱住恩奇都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恩奇都控制不住力气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停了,雪也不再落下,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伸出半个脸庞,清冷的光辉笼罩在大地上,恩奇都从吉尔伽美什怀中探出头,望向落地窗外的天空:“吉尔,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吉尔伽美什恍惚一瞬,立刻回复:“我死而无憾。”

  

  

  

  

  

  

  

  然后他就被恩奇都给打了,好不容易重逢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何况恩奇都就是感叹一下回到吉尔伽美什身边连看到月亮都觉得格外美丽,吉尔伽美什这回复的是个什么?

  恩奇都:吉尔说话不着调更严重了怎么办,打一顿能治好吗?

  吉尔:本王到底做错了什么,恩奇都以前害羞不会打人的,好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