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五?】

啊呀啊呀……军训好累QAQ!!!!

没人催更就懒得更新惹,基友也不催我,没有动力……



正文开始——————————

站在极地馆门口,路明非又一次思考起了人生。

他们是坐楚子航的低调银敞篷车出去的,这车也不知道什么牌子,总之坐着非常稳当。副座上路明非愁眉苦脸看着手机微博上要殴打自己的妹子们,内心很是惆怅。

这一路上他也没和楚子航说什么话,这个情景下讲正经的,不妥当,讲不正经的,更不妥当,他自觉没和楚子航之间熟到可以无话不谈。当然了,你要让他讲关于楚子航的英伟事迹他能给你滔滔不绝的跟你喷上两个多小时的吐沫,再长他也不是不能说,就是他再讲下去可能就要脱水而死了。

况且和男神本人当面吹他这不太好,虽说师兄不是那种随便夸两句就脸上通红的人,但是要这么说师兄他也没法接话,那不就尬聊了?路明非脑中灵光一闪,开始思考起师兄这是要带他去哪。

据(芬格尔)说师兄他以前曾经邀请过妹子去水族馆,难不成也要带他去?可那次师兄是为了感谢那个女孩,之后再也没联系她,再说跑这么远也不像是要去水族馆,有名的那几个都不用跑这么远,这越跑越偏僻……难道师兄是要到郊外杀/人弃/尸?

路·脑洞大开·以小人之心度人·太激动就容易想多·明非越想越惊恐,看向楚子航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楚子航认真开车,偶尔不经意般看路明非一眼,这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差别。

“师,师兄,咱们这是要去哪啊?都跑了这么远了。不瞒你说我早上出门前水喝多了,现在有点尿急,如果不是太远我还能坚持一会儿,要是太远咱就先停会呗?”路明非咽口吐沫,余光一斜瞄到一个公共厕所,随口扯了段瞎话想诈诈楚子航,一想到能从有名的闷葫芦嘴里骗出话来他就十分期待的搓了搓手手(?)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楚子航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他话音落下好半响楚子航都没接话,正当他有点不满的心里嘀咕师兄怎么这么高冷了,楚子航分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鸡窝头,一句话就把他哄的服服帖帖乖巧的闭上了嘴。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楚子航硬生生在这句话后面添上了个逗号,隔几秒才继续说完“开车不能分心,一会聊。”

师兄果然还是想跟我聊天的!

沉浸在这种喜悦中的路明非又开始了偷瞄大业,而据说要专心开车的楚子航余光似乎也没给其他地方。

“咔嚓”响亮的相机声,路明非立时回头怒瞪车上的那个不速之客——带着全套设备腆着脸过来蹭车的芬·我偷拍我自豪·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爽不要顾我·付钱的才是大爷·师弟你看我也没用·格尔。

“师弟你可别看我了,这是你俩的约会,我就是个来拍照记录你俩甜蜜时光的添头,来来来你们继续不要管我!”芬格尔满脸淡定,好像刚才在后面贱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然而这一点瞒得了谁也瞒不了路明非,他深知后坐上这人被嚼过的口香糖的本质,你越搭理他他就越来劲,这种时候不搭理他就是最好的回应。

于是路明非就真的扭过头继续自己的偷瞄大业,芬格尔见状摸出手机登录QQ开始在一个群里发起投票“我赌五天之内楚子航就能拿下路明非”下面选项有【不我不信我男神肯定是直的】【你怎么就能肯定不是路明非爆发反转拿下楚子航】【我相信我男神的完美计划我赌七天】【我才不和你赌但是我选择六天】这么几个,双选。

现在,路明非和他师兄站在极地馆门口沉默着——什么你问哪个师兄?当然是楚子航了啊,不然路明非会这么乖乖的么,要和芬格尔一起出去玩他俩早就讲起相声了!

至于芬格尔,可能是使用了什么隐身斗篷吧,反正路明非研究半天没整明白他躲哪了,干脆也不找他,跟着楚子航就进了极地馆。但是他走的稍微慢了点,楚子航貌似无意的把他那修长白皙又带着老茧的右手向后一伸,就拉住了路明非的爪子,路明非浑身一哆嗦,觉得……

他觉得很爽,但是就是和暗恋的男神扯个小手就觉得很爽这世界还能好了吗??太第八个字母了吧这也???不不不我们不是那样的世界线快换回来!!

路明非在心里不停地咆哮着,但这是没有用的,他还是觉得很爽,并且被楚子航就这么拉进了极地馆。

楚子航按照自己的计划表扯住了路明非的手,他觉得这发展非常好,可当他一回头,饶是他这种泰山崩于前也能连眼睛都不眨的人也吓了一大跳,甚至怀疑自己扯错了人。

一个表情极其严肃,严肃得仿佛在参加诺诺和恺撒的婚礼的路明非被他扯着,路明非见他回头还特无辜的笑了一下。楚子航隐蔽地扯扯嘴角,把路明非拉到了企鹅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已经不是能被他所控制的了。本来企鹅馆里有一群企鹅,但是企鹅看见他和路明非就作鸟兽散,一个个摔的东倒西歪,就连实在是跑不动的企鹅,趴下用肚子滑行也要离开他俩,最后噗通噗通全进水了,就跟下饺子似的,区别就在于你不能用枛连捞企鹅,水也不是热的。只有一个还没他俩小腿高的未成年帝企鹅摇摇摆摆无所畏惧的还待在原地。

讲真,未成年但是还半成年的企鹅真是丑绝人寰,明明一部分棕色的绒毛已经褪掉,变成了华美如同绸缎的黑色羽毛,但就是有那么一些还附着在它们头上或者后背上,看上去就跟人类得了白皮癣一样,倒也不是说这样就很丑,但是那种华美与病变一般的情况同时出现,这种对比感就很让人受不了了。

而这只,丑的更加特殊,人家其他的小企鹅好歹也就头上或者后背上这种摔倒也很少能蹭掉羽毛的地方还有绒毛,他这个跟没脱毛一样,但是从他的体型和这个毛色上来看他肯定不是小企鹅了,于是真相只有一个——

“这是只宅企鹅啊?居然懒到蹭掉绒毛都不愿意是有多懒,企鹅这种傻萌的生物里怎么还有这种懒货?”路明非犀利的吐槽了一波。

“也许是因为他身体上有什么残缺导致站不起来?”楚子航科学的分析了一波。

只见那只企鹅慢悠悠的扭过那个好似没有脖子但其实好比鸟中长颈鹿的头,很利索地站了起来,再吧唧一下摔在冰上,打了几个滚,那身丑了吧唧的棕色绒毛就全部脱落了,楚路二人都觉得那只企鹅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钻进了水里,一个水花都没起。

“师兄,我们是不是被一个企鹅给鄙视了?”路明非目瞪口呆。

“的确是这样”本来打算和路明非一起喂喂企鹅的楚子航。

上午的约会就这么结束了,下午要去哪里他们也没有决定好,反正还是在极地馆里晃悠,实在不行就看看冰吧。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四】

呃,大概也能算过渡章??我就是很啰嗦写的很水啦!!群友说这是个有心机的师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开始————————

虽然这一天也没干什么特殊的事儿,但是能和楚子航一起待一白天就很特殊了对不对?何况还是以约会的名义一起玩,太振奋人心了。路明非当时没觉得怎么,晚上吃了一顿肯德基被楚子航开车送到家他才开始脸红心跳不能自己。

“我靠,我这是什么毛病,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延迟的习性的?要脸红心跳能不能在正确的时候啊?只能在回想的时候偷偷心跳,太丢份了。”呼哧呼哧爬上六楼的路明非突然觉得心情沉重,然后他就把沉重的自己“bia唧”一下贴在了沙发上,仰躺着刷微博,不看看芬格尔那个坑货到底拍了什么他真没法安心睡觉。

【路明非从楚子航手里接过冰激凌.JPG】
【路明非舔冰激凌楚子航看他吃.JPG】
【楚子航牵着路明非的手走进餐厅.JPG】
【楚子航给路明非拉开凳子.JPG】
【楚子航抓娃娃路明非偷偷看他.JPG】
【路明非楚子航抱着一堆娃娃相视而笑.JPG】
【其他略】

如果现在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路明非看到这些照片的心里感受,那应该就是前途无亮。

虽然我都已经做好芬格尔按照少女风格甚至故意歪曲的手法来拍的思想准备了,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他能这么鸡贼……你说这让别人怎么看我?怎么看师兄??这不就是基佬约会实录吗???可我是基佬师兄不是啊!而且我怎么不记得师兄还牵过我的手?真的牵过那我就不洗手了啊!

路明非心情复杂的把那几张楚子航和他在一个镜头里的照片存下来,然后抱着手机睡死过去。你要问他为啥还能睡得着?天大地大睡觉最大!难道他还能现在去揍芬格尔?还是抓住师兄的衣领猛摇问他为啥要雇芬格尔这个黑心货?

都不行吧,太麻烦了,果然还是先睡觉再说……

衣服都没脱的路明非睡着睡着就从沙发上掉下去了,在地毯上也睡得贼香,一看就是个好养活的。理所当然的,他的手机也掉在了地毯上,厚厚的地毯遮住了手机屏幕为他家客厅贡献出的一点点光芒,几秒后,这点光芒也消失无踪,他家彻底陷入了黑暗。

楚子航把路明非送回家,看着路明非走进那栋楼,然后他把这辆价值不菲的敞篷车开进路明非家楼下的车库,镇定自若地走进楼道,爬上六楼,打开了路明非家对面的房门。

如果让路明非看见这一幕可能会惊喜到心脏病发——虽然他那种没心没肺过日子的人不会得心脏病。他日思夜想的男神居然住他对门!这是什么,这是绝好的机会,他终于可以多收集一点楚子航的照片了!!【别问他怎么收集了,大家心知肚明,心知肚明就好,怂如路明非肯定是,偷拍啊】

然而楚子航是不会让他知道的,至少现在不行,时机还未成熟。

你要问为什么?你以为楚子航住到路明非家对门是凑巧?你以为路明非能抽中七日约会是凑巧?你以为他们穿一样的衣服是凑巧?你以为楚子航让芬格尔拍照是凑巧?

其实只有衣服是故意的,其他还真就是凑巧,巧的让楚子航默默在心里打了半小时篮球。

明天要去哪里?还去游乐园?楚子航难得严肃的思考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严肃是肯定的,说是无关紧要是因为他要带出去玩的不是个妹子,而是路明非,路明非肯定是不会挑地方的,就算楚子航带他去大排档他也会开开心心的撸串喝啤酒,顶多会用三秒吐槽一下这和师兄你画风不符,然后就继续开心的吃吃喝喝了。

不过这和楚子航的思考没什么关系,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划掉了女仆餐厅,转而写上了猫咪餐厅,虽然他很怀疑芬格尔说的【不会有人讨厌猫,正如同所有人都不会讨厌巧克力一样】这是不是真的,但路明非没有对他给的巧克力味冰激凌做出任何负面评价,所以姑且认为芬格尔说的是真的吧。

若有人能看到现在的楚子航,肯定会被他那种肃穆的表情镇住,没法把他现在的表情和挑选约会地点联系上。

闹钟叮的响了一下,他伸手拍了闹钟,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用睡美人等待亲吻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明天到底去哪里比较好……?】

芬格尔幸福的抱着银行卡睡觉这种事就没必要说得很仔细了,他被要求的可是尽可能的拍出看起来玩的很开心的照片,别管看上去会不会让人误会,只要看上去开心就行了。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三】

嘛,稍微,稍微推进了一点点剧情?说到底根本就没恋爱过的我干嘛要写这种文啊!【跪】

正文开始——————

总算从一堆眼神都要冒火的小屁孩里挤了出来,路明非觉得自己都快虚脱了,那个冰激凌吃的都头疼——废话为了拍照不手抖他五口就干掉一个冰激凌,能不头疼吗——而提出要拍照并且完美执行了这项任务的楚子航还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他身边,据路明非目测,他穿的衬衫连个褶子都没多。

妈的,同样是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自带了十米厚的滤镜不成?

路明非沉思几秒,得出结论:不仅恋爱能使人智商降低到平时的负数,暗恋也能!

其实是楚子航偷摸整理了一下,说出来也没人信就是了。

照相能有多慢?距离这一天过去仍有很长的时间。小浣熊在心里盘算着让楚子航见识一下自己唯一能骄傲亮出来项目——打气球,但还没等他说出口,他身上其他的部位就代替他说出了下一个项目,不,用说来比喻不太恰当,应该是吼。

“咕噜噜————”这提议真是响亮又突出,不是饿了一两天这肚子都叫不出能让别人也听见的怒吼。路明非老脸一红,低下头在虽然不光滑但也绝对平坦没有缝让他利用的地上找缝,妄图钻进去逃避这残酷的现实,现场尴尬得他都没能捕捉到楚子航眼睛里转瞬即逝的一抹笑意。

一只温暖又修长的手伸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路明非猛地抬起头,速度快到让他这个轻微贫血患者眼前一黑,只见楚子航拿出两张特殊的票,用他那在路明非耳朵里绝对算得上天籁之音的声音说:“我已经订好了这里餐厅的包厢,十二点了。”丝毫没提刚才路明非肚子的怒吼,至于为什么会提十二点……刚才已经说了他有时间表的对吧?十二点他就该吃午饭了啊!这个只要是他的老粉都知道的,如果好运气碰上他在直播画画,还能欣赏一下他吃中午饭的英姿。

路明非已经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了,就连约会都有专门的时间表?师兄你是时间表狂人么?定时间表是不是在时间表上也有一个特殊时间啊?就算不是真的约会也让我有个期待好不好,你这样我很难严肃认真的和你约会完这七天的啊!

严肃认真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路明非连想都没想就猛烈地上下摇晃起了他那个好不容易才整理到能出门的乱毛脑袋,力气之大让旁人都有点担心下一秒自己面前会不会出现这小伙子死不瞑目的头颅。

然后,Mr.路就又一次一脸呆滞地和楚子航坐在了一个据说不穿正装不让进的餐厅,然后又继续呆滞地坐在了餐桌旁边,都没反应楚子航替他拉开椅子这个微妙的举动。

卧槽,卧槽,我虽然知道师兄家有钱,他本人也不缺钱,但是这已经不是有钱的范畴了吧?这是刷脸进餐厅么?但是这是能刷脸进的餐厅吗?师兄这张脸又升值了,让人颇感欣慰——个屁啊!?

完了完了,这要是让那帮迷妹知道师兄其实是这样的人,我又得多多少情敌啊?

路明非苦着脸对着牛排下了嘴,只是瞬间他那张皱成包子的脸就舒展开了,要不是这地方不让大声喧哗,他估计自己能用声音把房盖给掀开。

太好吃了有没有?!他都没看见楚子航点单就上了菜,每一道都让他觉得自己以前吃的可能都是猪食,吃完以后他揉着肚子跟楚子航虚情假意地抱怨:“师兄你给我吃这么好的东西,以后我吃别的不就食而无味了吗!唉,我们接下来去——”

楚子航打断了他的话,坚定的:“去娃娃机,抓娃娃。”

!??????????我是不是穿越了?!这个世界已经这么玄幻了吗?那我是不是还可能成为一本小说的主角,拿着屠龙宝刀跟切菜似的斩龙啊?身负什么超级血统,一不小心就不是人那种超强的主角!

路明非也就想想,他还能拒绝楚子航不成,楚子航又不是要他吃喝女票赌杀人抢劫,不就是抓个娃娃么,多大点事?他这就让楚子航见识一下他在游戏厅里练出来的抓娃娃绝技!

事实证明了,想象和现实果真是不一样的,抓娃娃的主要战斗力还是楚子航,但是路明非总觉得今天楚子航好像特别照顾他,不然怎么解释他一抓一个准,楚子航平均五十个币子才能勉强抓一个上来这种事儿?他什么时候运气这么好了,这也不是在做梦啊,怪了怪了。

难道和楚子航在一起我就有好运加成?呸呸呸,什么在一起,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可不能随便立这种危险的flag!

抱着一堆小兔子小熊猫小狗的公仔,楚子航和路明非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先笑出声的,反正他俩足足笑了五分钟,然后就把多余的娃娃分给了一旁眼巴巴看着的小孩儿。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抓娃娃都能抓一下午,果然专注做事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区别只是楚子航专心抓娃娃,偶尔才扭头看路明非两眼,路明非把这个理解成他师兄问他要不要玩,摆摆手,然后继续装作看楚子航抓娃娃,实则盯着楚子航侧脸的举动。

“明天在这里的门口集合吧。”虽然这一天都没看见楚子航拍照的举动,但是路明非管这么多吗?不,他根本不管的,直到他开开心心的回家登录微博他才发现,不是楚子航没拍照,是有别人在拍啊!

……为什么拍照要雇芬格尔?!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呢?芬格尔要是不黑你他就不是偷窥女生宿舍未遂被抓住八年以后才毕业的芬狗啊!

一天的约会终于结束了。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幸运吧!【二】

可能有点无聊啦毕竟是过渡章www【说的好样很多人会看一样!】

以下是正文——

虽然被一个棒棒糖堵住了嘴,但是棒棒糖总有吃完的时候,路明非正在肚子里酝酿该怎么和师兄说约会这个事儿就当个玩笑过去了吧,咱就意思意思一起玩七天也不枉我暗恋你这么多年,真的约会我还不得被你那几万女粉一人一口吐沫给淹死?真的要约会你这就是要草菅人命啊师兄!

当然了真要说的时候暗恋这段得掐掉,不然那还算什么暗恋了?跟直男告白是没有前途的,甭指望成功。这点路明非很早就知道了,早在他还和楚子航上一个中学的时候。

万人迷如楚子航那可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仅人长得帅,成绩好,喜欢运动,而且家里还很有钱,穿衣服特别有品味。这么说吧,当时中学里有一千个女生那就有一千个暗恋楚子航的女生,不过也许不止有一千个暗恋他的人,毕竟中学里还有男生。

正常来说谁也不会想到还会有男生暗恋他,毕竟他就是标准的男性公敌模板啊,谁希望自己女朋友做梦嘀咕出来的名字都不是自己而是他这个小白脸?要不是打不过他,早有人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了,揍了楚子航说出去绝对件特别有面子的事儿,不过你得做好注孤生的准备就是了。

就在高三毕业这个关键时刻,有人向楚子航告白了,但不是众所周知暗恋他的女神,甚至不是一个女性,是一个校外的学生,非常优秀的那种,长相也很男神,就是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敢跟楚子航告白。

也不是说楚子航就会对向他告白的人非常恶劣,但他拒绝的方法让人更受不了。他根本不会意识到你在向他告白,只会以为你在向他表达喜爱之情,问题是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你只会看他点点头,你以为他接受了你的心意,然后听他说:“谢谢你的喜欢,要和我一起去看场电影吗?我请客。”

幸运的人能和他看一场电影,然后再也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顶多是见了面,他能想起来你是谁,跟你点个头。

不幸运的人如同那个男生,他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要详细的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太残忍了吧?总之楚子航拒绝了他,还补了一刀:“我很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鬼知道他这个大众男神喜欢的会是谁,他对妹子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没人敢把他喜欢的那个人往自己身上套,只觉得这是他为了拒绝那个男生撒的谎。

在路明非走神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和楚子航又是走路又是坐车跑出去老远,他还是被楚子航一个脆亮的响指叫回了神:“师兄啊我跟你说个事,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卧槽这是哪?!”

路明非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售票口,再使劲抻抻脖子抬抬头,他终于看见了自己和楚子航正在哪里排队——赫然是本市那个最有名消费也最昂贵的游乐园!

我靠,师兄当真是要把约会进行到底了?虽然我知道他从来都是做事一丝不苟万里挑一连时间表都精准得跟一个机器人没区别的精英人士,但是这对我来说也太刺激了点吧?!真的要和他楚子航约会了啊!

路明非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突然跳动地飞快的小心脏,心说自己果然还是受不住这等高级男色的诱惑,哪怕是不经意的也受不住啊。要不……等这七天过去……破罐子破摔跟他告白了吧?反正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了,就当给自己吃个定心丸,反正也不会被接受,有什么关系嘛。

“游乐园。因为我没有过约会的经验,所以特意去网上查了一下约会应该去哪里,大多数人认为游乐园是约会的不二选择。”排队的人很多,吵吵嚷嚷说话都听不清楚,楚子航凑到路明非耳朵边才让他听清了自己说的是什么。他比路明非高上那么一点,不多,正好是他贴在路明非身后还能把下巴搁在路明非颈窝的身高,也许他自己是没什么特殊感觉,但是路明非已经被苏翻了,可惜路明非不仅是脸皮练出了厚度,被人在耳边吹风连耳朵尖都不见红的。

磕磕巴巴回了话告诉楚子航自己明白了,路明非一直沉默到要掏钱买票了。

他站在楚子航前面,售票员最先看见的却还是楚子航,本来他都掏出钱包准备大出血了,谁知道售票员和他师兄仿佛有什么无言的默契,一个人递票一个人交钱,动作无比流畅,就跟演练过很多次似的。

“师兄,你经常来这里吗?”路明非和楚子航走到比较宽敞的地方他才怀疑的问出声,毕竟刚才楚某人才刚说过自己这是第一次约会,怎么买票买的如此熟练?

路明非这货早就把什么约会还是算了吧扔到脑后了,来都来了不玩个痛快岂不是对不起门票钱?就算不是自己花钱看着都心疼啊!

“不算经常,一个月三四次吧。”楚子航淡定无比地从路过的冰激凌小摊上买了两个巧克力味的冰激凌“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的,但是我有一个网友说没有人会讨厌巧克力,这个时候如果问你想要什么口味会显得自己非常不了解你,所以直接买巧克力味的就行了,会让人感觉很体贴。”他那双浅栗色的眼睛明明白白的在问路明非:现在你有没有觉得我很体贴?

天知道路明非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让自己笑出猪叫,即使如此他也笑的说话都有点说不连续:“噗……师兄你居然还会,还会特意去研究这个?太专业了吧!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冰激凌给我?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是你再不给我真的要化了。”

楚子航纹丝不动:“这不是专业,这是对待约会应有的基本素质,微博上她们要求我晒约会的视频,我拒绝了,她们又打滚要求我晒照片。”他就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但是作为他的骨灰级粉丝,路明非知道他肯定是答应了,就算没直接答应但是照片肯定是会发了。说实话他心里有点小开心,居然还有人如此主动的帮他先提了这个要求,正好他不知道怎么跟师兄说想拍照的事——怎么看他收藏楚子航的照片都不太对吧??

“好嘞师兄,不就是照片吗,随便发几张给她们看看就行了,证明一下师兄你没有耍赖改和妹子约会。”从楚子航手里接过来冰激凌路明非就舔了一圈,先把容易化的部分舔掉了。

“……先去哪个项目?”楚子航看见他舔冰激凌手都顿了一下,不过他手稳得很,不用担心冰激凌掉没掉。

路明非豪迈地挥挥空着的左手:“师兄你开心就好!我随便!”其实是他根本就没来过这个游乐园,鬼知道到底有什么项目啊,万一选了楚子航不喜欢的那不是完了吗!

装作没听见路明非刚才那句话,他领着说师兄你开心就好啊的路明非来到了穿着小熊维尼布偶装的工作人员旁边。

“师兄,师兄你是认真的吗!要和小熊维尼合照?!”路明非又一次目瞪口呆。

“嗯。”楚子航已经在那一堆小朋友后面排队了。

不,不愧是我暗恋了好多年的男人,果然不同凡响!但是喜欢小熊维尼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来自于因为拍照片太久被诸多小朋友敌视的路明非地悲鸣。

这就是路明非和楚子航约会第一天的上午行程。

没有S级的血统那就换一个S级的运气吧!【一】

嗯,无龙族血统的au,看看我能编到哪吧www

雷点我自觉是没有,如果雷到你一定要说出来啊!【屁啊说的好像有很多人会看一样】

以下是正文——

路明非现在贼怂,特别怂,怂的都要不是喜欢虚张声势卖萌为生的小熊猫,快成顾头不顾腚的鸵鸟了。

不是跟你吹,现在他经历的事儿放你身上你也怂,何况他路明非一个死宅。

具体发生了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路明非撞了狗屎运,他中奖了。他暗恋了好几年的师兄在微博上搞抽奖,抽什么奖,一个和他楚子航约会一周的机会。

路明非没忍住自己罪恶的手,抱着反正自己是个分母的心情转发了。

然后,他就中奖了,他师兄那些迷妹简直要疯了,天啦噜几万妹子粉丝谁也没抽到,偏偏就让他这个特立独行的男粉抽到了,这是什么运气,这就是你在家中坐曼德拉草自己从你家地板底下钻出来把你吓死了的几率啊!

没有其它选项,他师兄那个画手大触说了,不允许折现,不允许交易,他跟这个走了狗屎运的男粉认识,谁都别想浑水摸鱼,敢因为这个和小熊猫过不去的就开除粉籍。

当然了我们的橘右京大大是不会这么说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对不对!

总之,从这个星期五开始,他就要和他暗恋多年的师兄约会了。

路明非心里很忐忑,仿佛有百八十个大象一起在他心里跳踢踏舞,但是这么个难得的机会又不能不去,不去多吃亏啊?想他路明非从小到大偷奸耍滑就没干过吃亏的事儿,什么他都吃过,就没吃过亏!

何况这是他二十四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中奖,太有纪念意义了是不是,有意义到他疑神疑鬼觉得这是师兄黑箱给自己的安慰奖,反正师兄一个笔直如日本刀的男子觉得和他一个怂货约会肯定不会被占什么便宜,而那些女粉就不一样了,指不定约会第一天就想带着师兄去小旅馆,自费都行。

想了这么多路明非还是出门了,穿着他自己觉得特别有品味的一套衣服,然后到了约好的地方一瞧,哟,太巧了,师兄也穿着这套!

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给他一个光明正大和师兄穿情侣装的机会有没有!不得不说人帅穿什么都好看,在路明非身上皱皱巴巴仿佛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的格子衬衫,穿在他楚子航身上那简直就是不为人知的定制品牌啊!

路明非还在那里磨磨蹭蹭不好意思过去,但大街上可没那么多人能挡住他这么个大活人,楚子航老早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向这里来了,谁能看不到一群人里面浑水摸鱼的小浣熊?他就是没出声。他话少不假,但是这次他想吓唬一下这个好久没见到的学弟。

纠结要不要买点东西再过去的路明非刚下定决心,一抬头发现师兄不见了,这可把他吓坏了,我的天哪我不就是晚到五分钟吗师兄就跑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还是能的,笔直笔直的楚子航同学就站在他身后,看他茫然无措甚至团团转,没做什么套路的等他撞进自己怀里这样gaygay的事儿,而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处男如路明非也不会听不出自己暗恋多年的那一把沉如露水下坠,轻如羽毛拂面的男人声音,何况还是万年难得一听的笑声,他缓缓地扭过自己的脖子,听到自己那不堪重负的骨头们摩擦的吱嘎声,这声音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来——然而还是停下来了,他只是个人类又不是机器人,不可能无限度的转动他的脖子——然后看到了嘴角只是轻轻勾起,可笑容却让他觉得比他认识的那个意大利富N代还灿烂的楚子航。

路明非张张嘴,嘴里就被楚子航塞进去了一个棒棒糖,成功的把他即将说出口而且必定破坏气氛的话堵了回去。

别问楚子航为什么如此有经验,你家要是有一个跟二八少女没什么区别的老娘你也会这么熟练,当然了这个二八少女说的不仅是外貌,还有自理能力。

“好久不见。”楚子航先开口说出来的也就是这么四个字,但是他把路明非因为过度紧张扭出来的那个诡异姿势正过来了,毕竟他也是玩过篮球的,摆弄路明非一个瘦弱死宅的力气肯定不缺。

“嚎,嚎溜不叫啊。”嘴里塞着棒棒糖,肢体僵硬不能动的路明非扯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嫌弃的笑容。

妈的我怎么这么紧张啊!?不就是约会吗还没到最后一步我瞎紧张个屁啊!!但是师兄又不是芬格尔那块被嚼过的榴莲味口香糖,这没法不紧张啊啊啊——

这是路明非和楚子航第一天约会的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