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莱耶的斯特

理想型是姆敷纱英!!
许愿有很多很多很多太太跳进我喜欢的坑里【闭眼期待着】
并不是很擅长安利,安利就劝退【失落】
欢迎加入一号起点学术交流处,群号码:571195302
请各位同好踊跃加群!!!蟹蟹!!!

【瑞金】语言陷阱(短篇一发完)

参加群里活动的嘿,原著向瑞金,因为我单身十几年我不知道谈恋爱到底什么感觉……所以我已经尽力的写我想的那种喜欢的感觉了!!

我写的比较隐晦,实在看不懂就来问我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我脑电波在一个线上。

算是瑞→→→→→→←←金吧?不过我全篇都没有写一点点跟喜欢有关的文字……

正文开始——————————————————————

丹尼尔裁判长宣布了最后的比赛内容——在复制体的追杀下活到最后。

金一直都觉得格瑞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奇怪,唔,也许不只有一点?每次他扑过去想抱住格瑞,都会被格瑞挡下来。金不觉得这是格瑞讨厌他,更像是……这个词用来形容格瑞属实不太贴切,但是金也只能想到这个词了:惊惧。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这么和平友爱团结集体,格瑞为什么会害怕我啊?金满心的不理解,可他也没法去问格瑞。

别的问题只要金求求格瑞,他肯定会回答的,但是这个问题格瑞肯定不会回答,金的直觉这么告诉他。至于为什么不会回答……格瑞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害怕他的原因说出来不是很损害形象嘛!

金自顾自的给格瑞找了个理由,他很快就把这件他看来无关紧要的事忘在脑后了,再见到格瑞还是会开心的呼唤着:“格瑞!”然后扑上去,至于能不能扑到……等他比格瑞强了肯定能扑到了!现在就算扑不到也得扑!万一格瑞发呆没挡住呢,扑到不就赚到了?

“笨蛋!快躲开!!”自从进入凹凸大赛,听见格瑞话里带着情绪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明明这是在登格鲁星时金最爱干的事,可金现在一点也不开心,一点也不。

“格瑞,那个……是我?”明明被这个怪物追杀了很久,可金现在才真正的看到追杀自己的怪物是什么样子。称得上是遮天蔽日的黑色矢量箭头在那个怪物身后游弋,那个怪物有着惨白的头发,黑底血色的眼睛,以及和金一模一样的脸——不。完全不一样,金敢用格瑞的牛奶对天发誓自己从来没有露出过那么可怕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黑色的矢量箭头在距离跌倒的金只有一丝的时候停下了,这也让从草丛里冲出来的格瑞有了用烈斩把那些箭头挡开的空隙。

格瑞似乎松了一口气,烈斩横挡在身前护住了自己大部分要害和身后的金,他这时才有余裕回答金的疑问:“那不是你,只是一个复制品,别担心多余的事。”

金很不开心,他又不傻,当然听出了格瑞不想告诉他的意思。别人的复制品和本体都是一般无二的,就他的复制品是这样的怪物,这只能说明他其实也是……

“金!不要乱想,起来,逃!!”金在发呆,他的复制品可没闲着,漆黑的矢量箭头和碧绿的烈斩碰撞的闷响此起彼伏,格瑞只是抽出时间吼了一声,就险些被一个细小的矢量箭头划到眼睛。金握紧拳头,灿金色的矢量箭头不甘示弱的从他手中冒出,可怎么也没法形成那怪物一般的数量。

这不应该。

金看着手中的矢量箭头,呆住了。丹尼尔裁判长明明都说了复制品实力都和本人相当,他的这个怪物复制品怎么会这么强,怎么可能会这么强?怎么会强到让格瑞都只能勉强招架,而那怪物还一副绰绰有余的样子?

我应该有那么强?

这个念头在金心中冒出,它就如同疯长的野草一般无法抑制的在金的心里扎下了根。金自己看不到,但是他的头发在一点点变白,这让一直关注他的格瑞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全力挥出烈斩击退黑色的矢量箭头,返身捞起金向着茂密的树林跑去,那里能让矢量箭头的发挥受到阻碍。

“诶,格瑞?你打败它了?”金回过神,头发也变回金色,格瑞悬着的心终于扔回胸膛,但是身后紧追的矢量箭头和那个一直放声狂笑的复制品却没给他回复金的空隙,这个怪物真的……太强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弱了,太弱了!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弱鸡!真搞不懂那个我为什么不取代你,就连这种时候都要依靠别人,最后你是不是还要靠着这个蔫巴刺儿头的自杀取得第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复制品说的话让金的心停跳了那么一瞬间,可这是他早就已经知道的事实——【大赛只会有一个胜利者】,只是他还抱着让所有人一起活下来的想法,一直不肯承认这点。

那个模样和金一般无二的怪物跟在他们身后,就像猫咪戏弄猎物一样不紧不慢的跟着,每次格瑞要突破黑色矢量箭头的包围,那些矢量箭头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全部去攻击金,逼的格瑞只能参与这场不公平的捕猎游戏——他们就是最好的猎物。

金自从被格瑞夹着逃跑就不再说话了,他不能让格瑞分心。这本来就是他的复制体,应该由他自己来对付的,格瑞的闯入只是一个意外。毕竟金在逃的满身伤痕后只见到了格瑞,他猜的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地方,不过凹凸星就这么大,格瑞应该是和他的复制体一路打过来的。

至少,在看到那个破碎的星月刃之前,金是这么想的。

“格瑞,为什么星月刃会碎在这里?凯莉她怎么了?”金紧盯着那个紫色的残破半圆,勉强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声音也微小的近乎残破。

格瑞没有回答他。一时间,在这铺着厚雪的树林里,金只能听见格瑞的脚步声、格瑞的呼吸声、和他自己粗重的喘气声,那个怪物持续的疯狂笑声他已经听不见了。

“格瑞!你告诉我啊,凯莉,不,其他人都怎么了?!”金嘶吼着,眼泪也随着吼声掉在了雪地上,融出来那一个个微小的孔洞的同时也穿透了格瑞的心。

格瑞沉默着,无论金怎么嘶哑的继续用哭腔问他也不开口,只是一味地跑着。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回答?无论怎么绕开话题金最后也会发现……现在活着的已经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死了,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是死在他们各自的复制体手里,更多的是被……被白色头发的金杀掉的。

不是那个怪物,应该是失去理智的金。格瑞离的很远就看到了现场那里铺天盖地的黑色矢量箭头,等他赶到现场,所有人的尸体和元力技能都已经被回收了,只留下一些残破的随身物品。是他把那些能够代表着逝者身份的东西埋葬的,因为没有尸体留下。但无论怎么说也不该有元力武器的残骸留下,星月刃为什么还在这里,难道凯莉并没有死?不,不可能。

格瑞的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不是他累了,而是他打算结束现在这种被一个怪物追着跑的情况。接着逃下去也只是浪费体力,比起继续做夹着尾巴逃跑的败犬,格瑞宁愿拼尽全力与那个怪物死战,哪怕最后是同时倒下的结局也要比现在相差悬殊的局面强。

格瑞不会回答这个问题,金是明白的,但是他不把问题问出口根本就无法安心。也不用格瑞回答,金已经猜到了其他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没想到的只是自己现在感伤的对象们,其实都是自己所造成的冤魂。

没有等格瑞蓄力把他送的远远的自己和那个怪物死战,非常了解他的金就趁着格瑞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怪物身上,抢先一步从他胳膊下挣脱出来。毫无防备的格瑞没能阻止金的动作,甚至还被他用矢量箭头把自己抛了出去。

为了防止格瑞再跑回来,金用了很多的矢量箭头把他固定在地上,一时半会儿格瑞是不能从这个跟捆绑精神病人没两样的束缚衣式的矢量箭头版牢笼里出去了,而金争取来的这些时间足够金和那个怪物分出胜负,无论他俩谁能活下来,格瑞总是能活下来的。

再怎么说在他拼命的情况下这个怪物也不可能还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格瑞已经做了很多了,现在该他出手了。

现实没给金一个逞英雄的机会,那个怪物非常主动甚至可以说是迫切的冲过来让矢量箭头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在他的生命完全流逝之前,他很愉悦的故作亲昵地把头凑在金耳边,用那种狂妄的语气告诉金:“你以为杀死我这场比赛就结束了?哦我忘了,你是想让那边那个银毛的家伙取胜对吧?哈,那倒是可以。但是你从一开始就错了,那个混账裁判长说的胜利规则你还记得吗?他说的是——让你们在我们的追杀下活到最后,可没说让你们杀死我们啊!你不懂,那我告诉你,害死其他人的,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这个疯狂而又强大的复制品在这种自杀式的战斗后什么痕迹也没留下的消失在了世界上。

也不能说什么也没留下,他非常成功的让金几近崩溃的转过头看向格瑞:“格瑞,这个问题你一定要回答我。它,说的是真的吗?”

格瑞早在复制体自杀的时候就放弃了挣扎,有些自暴自弃的躺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跟那个怪物战斗时并没有受什么重伤,腰间的衣服都没有破,可他躺着的雪地却被不知哪来的血染得鲜红。

“金,那不是你的错,你在那个状态下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他们也不是你杀死的。”格瑞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与平静。

“但是大家都死了,是因为我。”金也很平静——如果不看他迅速变白的头发和血红的瞳孔。金现在的气势和平常的格瑞一样,生人勿近,熟人也选择性拒绝。

“没必要为他们伤心。”

金赞同的点点头“对,因为我也要死了。”

格瑞看着金开始一点点化为光点的身体,意外的感觉不到一点悲伤,就好像这一切只是金的又一个小玩笑,只要他不理会金,过一会儿金就会气鼓鼓的跳出来,向他抱怨为什么不理自己,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凑过来搂住他的肩膀,继续笑嘻嘻地跟他讲自己遇见的事情。

但是,没有。直到他身上的矢量箭头禁锢已经完全消失,直到他的眼睛再也找不到一点金的痕迹,哪怕是金身体所化的光点也融化在空中,格瑞也没有被笑嘻嘻的金拉起来,他依然躺在冰冷的雪地上。

这大概是格瑞躺过最冰冷的雪地了。比他幼时逞强训练所倒下的雪地凉无数倍,凉的像万米深海中沉没的潜水艇,无论如何等待也不会再有人向他伸出温暖的,被太阳晒得暖乎乎,软乎乎的手拉他起来,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向他抱怨:“格瑞你本来就冷冰冰的,再躺在雪地里就要变成冰冻的格瑞啦!你看你手这么冷,我给你搓搓——有没有好一点?”

然后,丹尼尔出现了,宣布格瑞成为了本届凹凸大赛的胜利者,他问格瑞有什么愿望,却又在格瑞眼睛里再次亮起希望的光芒时给他浇了一桶冰水。

“大赛胜利者格瑞,如果你是想要复活在大赛中失败的参赛者,那么我很遗憾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办到的。”

“为什么?”

“因为用来实现你愿望的力量是参赛者的灵魂,在他们死去的那一刻,他们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哪怕是创世神也无法再将你想要的那个人复活。”

“创世神也不行?”

“创世神也不行。”

格瑞杀死了负责这一届大赛的神使,代替他成为了新一任神使,可他的愿望再也无法实现了。

在格瑞成为神使的第五百二十天,他在天空中看到了一颗距离他所在星球的月亮很近的星星,这颗星星并不大,却极亮,那金色的芒暖暖的,丝毫没有被月亮的清冷光辉掩盖,一直跟在月亮后面,直到朝阳升起,星月具隐,格瑞才回过神,擦了擦脸上的水迹。

“下雨了。”


fin.

评论(14)

热度(12)